庄明景和他镜头下的老梅海石
来源:《摄影世界》2012年1期 作者:小洛

点击查看大图片集


  庄明景是台湾著名风景摄影大师,40多年的摄影生涯对他而言不是梦,因为有图为证,全世界都留下了他健硕的身影。庄明景1942年生于台北,早在上高中时,就加入了学校的摄影社,并参加了不少小型摄影比赛,取得了一些成绩。不过那时候,庄明景拍摄的题材比较广泛,并未集中在风景摄影,反而报道纪实类题材的照片更多一些。作为考取台湾大学的礼物,庄明景得到了一台禄来120相机。大学悠闲的学习时光让庄明景有充裕的时间可以拍照,而早期对摄影技术的了解和探索,和冲洗胶卷的乐趣,给庄明景的大学时光增添了不少乐趣。大学毕业后,庄明景顺理成章进入家族企业工作。1971年,一次去美国考察的机会让他得以在美国留下来,并接触到了商业摄影,而那时候,庄明景已经改用4×5的哈苏相机工作了。
  
  与大陆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虽然接触摄影较早,但是想要在纽约的商业摄影圈有立足之地,还需要从头学起。幸运的是,刻苦、好学的庄明景一边在摄影工作室做摄影助理,一边学习商业摄影技巧,仅仅用了9个月的时间就升为摄影师。谈起在美国的时光,庄明景感叹那时候当摄影师,十八般武艺要样样精通,因为广告摄影师是一个很综合性的职业。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历练,给了庄明景很扎实的摄影功底,积累了丰富的摄影经验。就这样,庄明景在纽约一呆就是9年,其中专职拍摄珠宝首饰3年,其余6年则在不断跳槽,不断流浪。从1980年起,庄明景在美国FRG International担任特约摄影师,并在1981年因机缘巧合遇到了他在纽约的恩人——著名收藏大家翁万戈。借由翁万戈推荐他来到北京,并结识了时任北京故宫博物馆专职文物摄影师胡锤,带着他的8×10底片进入了故宫的金銮宝殿,拍摄了《北京故宫博物院》一书。
  谈起那段在北京的经历,庄明景感慨万千:“那是我第一次来大陆,为了方便拍摄故宫,我两个月吃住都在北京饭店,天天和胡锤呆在一起,几乎每天要去一趟故宫。因为特别爱吃北京的包子,所以别人戏称我为‘包子摄影师’,我和胡锤因为工作关系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此后,我又借工作之由来过大陆多回,游览了不少名山大川。那时候听摄影大师郎静山说,黄山是个拍照的好地方,是三山五岳之一,冬天的石头山特别漂亮,就特别想去看一看。这一看不要紧,第一次去黄山,我就在山上待了整整6天。此后,我又曾26次登上黄山拍摄、游览,在我眼里,泰山、华山、嵩山都比不上黄山的壮美。黄山地处江南,云雾特别多,如果说湖南的张家界之美是靠“雾气”的话,那么黄山靠的是“云气”。每次去黄山拍摄,我都特别有耐心,不厌其烦地等待最佳拍摄时机的到来。拍摄风景照片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再美的风景也需要找角度,对大自然的变化,个人没有主宰的能力,要拍一张好的作品,得寻找适当的主题,选择最好的角度,然后等待机会按下快门。”
  
  庄明景的风景摄影哲学
  1984年,庄明景结束了在外漂泊的摄影生活,回到了台湾。多年来从事广告摄影,一板一眼、小心谨慎的摄影状态因为接触了祖国名河大川而变得彻底放松下来,他集中精力步入了风景摄影的领域。大陆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让庄明景重新认识了摄影的意义和价值。随着《黄山天下奇》、《黄山之美》、《风景摄影》、《玉山观奇》、《西藏采风》、《桂林山水》、《青藏高原》、《徽州古意》等画册的出版,庄明景成为摄影圈中人耳熟能详的风景摄影名家。他的风景摄影理论也被广大摄影爱好者所提及:“因为大自然的存在,时间上是久远的,空间上是广大的。人类生活于大自然之中,生命却是如此有限,与大自然无限的时空,造成了极大的差距。而人类偏偏又是唯一有思想欲念的动物,从有限与无限的差距下,使人们在思想上,产生极大的不满足。为了解决这个‘思欲’上的问题,人类才有了艺术的活动。借着艺术来探索大自然生命的存在,解决思想上不满足的问题,进而丰富个人生命的意义,领悟到个人与大自然之间是息息相关、是一体的。这种知性使得人们扩展了有限的生命,而能融合于无限的大自然之中。基于此点,风景摄影的艺术价值是显而易见的。”
  现在的庄明景虽年逾古稀,但仍坚持摄影创作,对于风景摄影的热情一直未减,唯一不同的是已改用数码相机拍摄。但无论用何种方式拍摄,庄明景的风景摄影理念是不会变的。在庄明景看来,风景摄影就是要以大自然为拍摄题材,利用大自然的景象来表达摄影者对大自然的认识,进而反映个人内心的感受。借着万物的存在,沟通有形世界与无形世界的关系,扩展人们的思想领域,追寻视觉上与心灵上的美感。人类与生俱来就有领略艺术的天赋,大自然给予人们心灵的感受,再由个人的生活体验,透过各种形式的艺术品使作者的思想重现,从而引起美感的共鸣。摄影技术的发明与改进,加上个人对美感的要求,人们从摄影作品中,得到了视觉上的传真和思想上的传神。所以从事风景摄影,不仅是记录大自然的景象,也是作者思想与意念的延伸。
  
  庄明景镜头下的老梅海石
  台湾北部海岸是台湾海岸变化最大、景观最丰富的海岸线,海岸线最北端富贵角东南侧是老梅海湾。由于受到地质、海洋气候的共同影响,产生许多海岸地形及多样的生态景观,栖息了丰富的海洋生物。大屯山火山群在80万年前的爆发,使熔岩顺着菲律宾海板块及大陆欧亚板块间的断层裂缝冲出地表并往西北方流泻,火成岩覆盖了北海岸从淡海到金山西北方的半圆形地区,其中以安山岩为主。淡水到金山这段海岸背山面海,由南向西北呈阶状往海岸逐渐缓降,除了金山河口及淡水河口附近地形平坦外,大都属于大屯山群周围的火山碎屑岩低缓裙状地形,表面受放射状溪流切割形成岭谷相间的地形。在这个火成岩的地质基础下,老梅海岸经过长年累月强烈波浪的侵蚀,岩层较软的部分被侵蚀凹入成为海湾地形,而硬的岩层则被切割成突出的岬角,而洋流搬运堆积沙石,麟山鼻以西大多为沙岸,山地离海岸较远,地形单调,较少有砾滩、巨石、海蚀崖等地形,而麟山鼻以东多为侵蚀型岩岸,老梅海岸即是被海浪冲刷而成的礁岩海岸。老梅海岸平时与其他海滩并没有什么不同,但退潮后,奇妙而神奇的海蚀景观就出现在人们眼前,极富观赏性。老梅海岸最特别的当属老梅海石,它位于海岸线的最北端,因此无论是日出或日落,都能欣赏到美丽色温的变化。
  一年四季,来这里采风、拍照的人络绎不绝。庄明景凭借多年的风景摄影经验,运用他娴熟的摄影技术,广阔的拍摄视角,选用广角镜向左、向右或向前拍摄石槽群的线条,在奇形异石中寻找他独特的视点。为了拍摄老梅海石,庄明景前后去了很多次,一呆就是一整天,坐看潮起潮落,天气变幻。庄老镜头下的老梅海石气势磅礴,充满朝气,但最打动我的还是其画面细腻的质感。春时初芽新绿,夏日滋长盛茂,秋红成熟多彩,冬至休养待生。大自然的规律,给生命一定的秩序,也使庄明景的风景摄影如四季般绚烂。
  
  台湾北海岸的风景
  
  老梅石海所在的石门区,观光资源丰富,滨海公路山青水秀、碧海蓝天,其中较为人知的地质风景区当数野柳。野柳公园内女王头、仙女鞋、冰淇淋石都是初到台湾观光的旅客到此一游的招牌热点。而北海岸公路可由淡水到基隆,沿途依山傍海,为北部地区海岸观光胜地,有淡水、三芝、石门、十八王公、金山、野柳、万里、基隆,开车朋友可由规划完整渔人码头玩起,经洲子湾海水浴场,再去白沙湾海水浴场作日光浴,沿途的旅游景点也有不少值得一看的。
  富贵角:与麟山鼻隔海相对的富贵角,是台湾北端最突出的岬角,地处东北季风的迎风面,风切与海蚀雕琢出嶙峋的风棱石景观。外观独树一格的八角灯塔,创于1896年,是富贵角另一著名地标,百年来为过往船只指引航路。
  
作者其他作品
庄明景和他镜头下的老梅海石(2)
注意:底片是有生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