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5期 作者:王晴川

  “以五行密道重聚五脏生气,这门学说果然奇特。”昙澄的声音这时才清晰地传入耳中,“不过,只怕这密道收聚的不仅仅是生气!”
  “不错。”狂刀吸了口寒气,“它还在缓慢抽取我们的精气。”
  昙澄道:“狂刀兄修为不俗,竟也察觉出来了。”
  原来这怪石生出古怪地煞,悄然吞噬身周的精气,昙澄禅修功夫精湛,狂刀的渊化术近日突飞猛进,才能隐隐感觉得到。贺捷等人反而茫然不知。
  “难怪!”阿大吃了一惊,“我早觉得四肢困乏,走路无力呢!”
  元雅这时才低叹一声:“这怪石的红色好怪,我怎觉得晕眩得紧呢!”
  “公主,我给你治治吧。”顾明珍扶住了她,“我习过一种叫祝由术的巫术,只需凝心守中,便能让人暂时忘记痛楚。”
  她轻按元雅的眉心,口中低念着什么。这祝由术颇有些催眠功效,经她几下轻摩,元雅竟觉心神一振。
  但此时抱怨之声四起,所有人都觉异样。无名更是大叫早已骨软筋麻,双腿无力,抢着要顾明珍以祝由术疗伤。
  “不要逼顾姑娘了,她内功不足,自保尚且吃力。”昙澄朗声道,“贫僧传各位个心法——只需将自己观想成虚空,自可止住元气外泄!”
  “虚空?”狂刀心随意转,胸中空荡荡一片,登觉舒适许多。他恍然有悟,望向昙澄,“当我已是虚空,便无内外之别,又哪里有精气外泄?得你大和尚指点这一句话,小弟忽然明白了许多!”
  “修炼无处不在!”昙澄低叹一声,“走吧,走这对应五脏的五行轮转密道,也是一番人生的修炼。”
  又勉力行了多时,石壁已成了黄色。雷默叹道:“木生火,火生土,黄为土色,咱们进了脾脏密道。”
  脾脏密道之后,便是白色的肺脏密道,这两圈密道更是古怪阴森。
  越是向前,越有种虚幻不实之感。有时候狂刀甚至觉得踩在了波浪上,但低下头,脚下依旧是坚实的怪岩。他只得强以意念操纵双腿大步向前,但脚下的浪头似乎越来越大,已由微微的起伏,化作了滔天巨浪。
  “为何我觉得脚下的路在起伏不定?”元雅轻拉着狂刀的衣袖,有气无力地道,“我的念头也很怪,一时想歇下去再不起来,一时想将这一切都捣烂。”
  狂刀暗自叫苦,正待回答,猛觉身周一空,元雅、昙澄等人尽数不见了。他好似忽然间跌入到一个古怪异常的梦中,只有他一个人,四周只有冷冰冰、阴沉沉的石壁。
  “难道这也是幻象?”狂刀大惊之下,正待叫喊,光影一闪,一张硕大的脸孔陡然逼到眼前,那竟是虬仙人,正在咧嘴狞笑:“幻象,你只是个幻象!”
  笑声隆隆作响,震得狂刀耳膜欲裂。一个早已死去多年的人,忽然在眼前出现,竟还笑话自己是“幻象”,狂刀登时生出一种强烈的窒息之感。
  惊悸之中,忽闻一道平和的琴声悠然而起,狂刀只觉全身一颤,才重又觉出掌内元雅柔软的玉手,跟着身周也渐渐清晰。只听昙澄低叹道:“琴乐乃天地之精,果不其然,请雷公子不要停下!”
  大汗淋漓的狂刀扭头看时,见众人都是一副仓皇紊乱之色。无名颤声道:“他娘的,我适才好像看到了虬仙人!”
  狂刀猛一顿足,叹道:“老子觉得,这地宫是个活的生灵,它不但吸着老子的精气,还在吞噬着老子的魂魄!”
  前方忽有“啪”的一声轻响,极清晰而又极骇人,众人全战战兢兢地停住了步子。
  贺捷颤着手高举蜡烛,见前方倒下了两具干瘪的尸身,却是被狂刀猛力顿足震倒的,瞧那衣裳奇古,也不知是哪年死于此地。这密道内气质干燥、元磁怪异,尸身竟也没有尽腐,还可依稀辨出是一男一女,紧紧相拥,各有一把短剑刺入对方胸瞠。
  雷默走到那对死尸身前,细辨他们短剑上的字迹,惊呼道:“是青白双仙剑!这对夫妇当年与虬仙人齐名,非但武功惊人,更兼机智过人,不想他们竟在这里互刺身亡。”
  顾明珍一颤,低声道:“他们出手时准是看到了什么幻象,或者已经疯了!”
  “向前。”昙澄缓缓道,“除了这两个字和雷公子的琴音,其余所见所闻所感,都要当成杂念!”这淡淡的一句话,将众人哀叹颓丧之念暂且压下。
  狂刀忽道:“强悍如虬仙人,聪慧如青白双仙,都尽数死在了这里。可咱们却相互扶助,一路支撑到此。可见,只要咱们此心不乱,定能逃出此地!”
  “楼兰古语说得好,齐心协力的牛群胜过孤身独行的狮子。”元雅紧咬着牙关,“不管如何,咱们都须向前。雷先生,请弹琴吧。”
  琅琅的琴声中,众人再向前行。
  猛然间,一阵纷繁杂乱的脚步声和哭号声遥遥传来,昙澄低叹道:“冤孽,摩伽王子已率人赶到了,但在前两轮密道中坠入幻境,许多人或痴或狂,死伤惨重。”
  给隐隐的杀声衬着,这琴声竟再也没有先前的悠然平和之感。每个人心内都有些说不出的异样,烦躁、恐慌、忧愁、沮丧,纷至沓来。
  “各位。”昙澄沉声道,“石壁已成黑色,这是五行轮转密道的最后一层了。”
  一句话的工夫,狂刀猛觉脚下的地面向上汹涌升腾,仿佛化作了一只膨胀不止的怪兽。狂刀将渊化心法提到十成,全力感悟古怪地煞的韵律,翻腾的地面终于渐渐平复。
  “渊化之力,无所不在!”狂刀心中一动,拉紧元雅,大步向前。
  众人终于停在一道黑沉沉的幽冷石门前。
  一股庞大的吸力从门内探出,引得古怪的气息从四面八方飘来,悄然涌向石门。
  “好厉害的煞气!”狂刀沉吟道,“这里就是地宫内殿了。为防万一,我和大和尚先进去,旁人暂请留步。”
  雷默道:“小弟愿附骥尾,以琴声相助。”狂刀却摆了摆手:“请雷公子留下照顾元雅他们吧。”雷默叹一口气,便不再言语。
  “狂刀大哥,你要小心。”顾明珍目露依恋之色,低声叮咛后,又补上半句,“大师也要小心。”
  元雅却道:“我随你进去。”
  “不成!你跟他们在此守候。”狂刀见元雅愤愤地撅着小嘴,当下板起脸喝道,“公主殿下,烦请你退后三步,带领各位朋友在此静候。我二人若是遭遇不测,你们即刻回转,哪怕给摩伽捉住也不得停留,更不得前来相助。”
首 页 上一页 25 | 26 | 27 | 28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1)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2)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3)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5)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6)
楼兰
青云戟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7)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8)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9)
楼兰(2)
青云戟(2)
楼兰(11)
楼兰(12)
楼兰(13)
楼兰(1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0)
楼兰(15)
楼兰(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