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5期 作者:王晴川

  “哦,展开来!”元格来了兴致,“楼兰的臣民都知道,大将军腾顺历来清正得如同沙海中的沙子,居然也会给寡人送礼。”
  两名宫女展开了这奇特的贺礼。汉时的织锦只是线条粗犷的轮廓,但金灿灿的图案还是绣出了一位飘逸灵动的女神。
  “中原人一直以为西王母只是一位女仙,却不知我们楼兰人的始祖女王也叫西王母。”元格眯起眼欣赏着金色的织锦,有感而发,“真是老啦,倒好想瞧瞧那传说中的不死神药呢!”
  滕顺笑道:“西王母的陵寝就在末将镇守的轮原外大漠中,末将愿深人大漠,为陛下求取不死神药!”
  “那样,可是会惊动西王母沉睡的灵魂的!”元衡这时冷冰冰地开了口。这腾顺以大礼参拜了父王后,对自己这一国太子居然毫无表示,真是太放肆了。
  “啊,是神武的太子殿下,老臣失礼了!”腾顺这时才躬身施礼,话说得客套,但神色平淡,礼数也极简略。
  “坐吧”元格挥手命腾顺坐在身边,“轮原那里怎么样?”
  楼兰朝廷内的规矩远不如大汉那样君臣分明,腾顺和元衡都依言坐了。
  “轮原还好。老臣这次赶来,除了给陛下敬献寿礼,还想奏明一事!”滕顺用他一贯简洁明了的奏事方式问道,“陛下当真要放弃楼兰王城了么?”
  元格的脸色登时一沉。
  楼兰城本是丝绸商道的“分道要津”,大汉出使西域各国的使节,都由此分赴沙漠南北。可近年来商路生出极大的变化,途经楼兰的商队越来越少,而米兰城反成了丝绸商路的南道必经之地,概因楼兰所处之地风沙渐大、水源稀缺,已不适合居住了。
  元格为此已伤透了脑筋,不得不全力经营米兰城,这半年来更是将楼兰城交给丞相安通管理,自己率人常驻于米兰城,为下一步的迁都做打算。
  “……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元格跟滕顺简略说了心中的盘算,叹道,“还有一遭原因,楼兰离着匈奴太近,迁都米兰,我们就到了大汉的身侧,安稳多了。”
  滕顺点头道:“但陛下仍没有放弃楼兰,所以才大张旗鼓地挖掘孔雀河?”
  看到这位执拗而忠心的手下读懂了自己的良苦用心,元格不由苦笑一声:“我是想双管齐下,仍想挽救楼兰啊。”
  因为楼兰缺水,元格不仅多次四下延请高僧求雨,更以楼兰为主,召集焉耆、龟兹、车师三国的兵士改造孔雀河的河道,使其直接进入楼兰,以解楼兰缺水困境。
  “孔雀河是祖宗之河,本不能妄动,但为了楼兰,也只得如此了。不过,如此大张旗鼓地让三国兵士入我楼兰,陛下就不怕变生不测?”
  元格叹了口气,这个人总能说到最紧要之处。这几路大军会聚一起,真的难免会生出祸端来。
  “你以为如何?”
  滕顺道:“孔雀河就在楼兰城外,三国兵士中,焉耆五百人,龟兹一千人,车师一千五百人,三干大军就屯兵于楼兰城下。陛下的圣寿大庆在即,国都空虚,应该让三国劲卒暂且回转,只留下跟咱们结盟最深的五百车师兵卒即可。”
  “你说得是……”与腾顺那深邃而坚毅的目光相撞,元格的心内有些动摇,微一沉吟,对元衡道,“传令下去,就说河道之务并不繁重,只留四百车师将士即可,礼送龟兹等国兵士回国。”
  元衡应了一声,冷冷扫了一眼腾顺,疾步走出了御花园。
  滕顺又和元格聊了些杂事,便也站起身来,躬身道:“陛下,老臣再祝陛下福寿永继,但轮原乃兵家重镇,近日来于阗国一直在厉兵秣马,老臣还要尽早赶回。”
  元格深知他的倔强脾气,而且他也对于阗放心不下,盛言挽留了滕顺几句后,便也点头应允。
  这时世子元衡已匆匆赶回。腾顺这里似乎永远没有太多的废话,向元格父子各自深深一揖之后,转身欲行,但忽又止住身形,道:“陛下,临行之前,老臣还有一语相劝。”
  “说吧。”
  “亲君子,远小人,尤其要小心安通!”
  安通是元格驾前最受信赖的老臣,身居宰相的高位,与腾顺一文一武,为楼兰国的两大支柱。但与腾顺的肃穆清正不同,宰相安通为人随和,网罗了大批亲信。也正因如此,二人不和之说也时有传闻。
  “知道了。”元格忽然觉得有些疲倦,但面对这个有几分痴气的老臣。还是尽力笑了笑,“我自有安排。”
  腾顺转身,大步走去。
  楼兰王望着滕顺的背影感叹:“每次看到他的双眼,我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元衡冷笑:“这个人只会危言耸听,父王不必在意。”
  楼兰王才醒过来似的摆了摆手:“但他是个好人,替我去送送他。”
  元衡陪同滕顺走过了双驼门。
  滕顺忽然驻足,望向如意亭下的白衣僧。很奇怪的是,白衣僧竟也如有感应般地张开双眼望过来,二人的目光在同一瞬交接。
  遥遥对望间,两人的目光都是一灿。
  “那僧人是谁?”滕顺沉声问。
  元衡道:“他是中原最著名的白马寺的神僧,云游至此,据说他有求雨的异能,还能寻到新的水源。”
  “妖僧!”滕顺冷冷吐出了两个字,随即大踏步远去。
  白衣僧那秀气的双眉蹙了蹙,忽又仰头望向天空。
  天上是一轮白惨隆的太阳。
  茫茫的大漠之中;一场惨烈异常的恶斗正在进行。
  一个彪悍的秃顶汉子手挥双刀,且战且退。
  一名满脸戾气的锦袍中年带着个高瘦老者和一个脸带伤疤的青年在后挥刃紧逼。
  此时烈日炙烤,沙丘上热气蒸腾,寻常人走上片刻便会觉得口干气喘,但双方已苦斗了多时,所过之处卷得黄沙狂舞,点点血花随着骇人的嘶号声四下溅洒。
  秃顶汉子寡不敌众,一身宝蓝色的襟袍上满是血痕,却忽然施出狠招,砍得那领头的锦袍中年脑上的束发络断,头发散开,随即逃出重围。
  “高佬,快!”锦袍中年惊魂未定,嘶声怒吼。
  那高瘦老者一声长啸,腾身赶上,长枪如蛇,钻向秃顶汉子的后腰。
首 页 1 | 2 | 3 | 4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楼兰
楼兰(2)
楼兰(11)
楼兰(12)
楼兰(13)
楼兰(1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1)
楼兰(15)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2)
楼兰(16)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3)
楼兰(17)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4)
楼兰(18)
楼兰(19)
楼兰(20)
楼兰(21)
楼兰(22)
楼兰(23)
楼兰(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