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5期 作者:王晴川

  在骆驼上奔行了多时,众人均有些倦意。随之队形变换,狂刀和贺捷并驾齐驱在前开道。
  贺捷见狂刀催驼寻路,颇是熟稔,不由笑道:“看来老弟真的走过这条路!”
  狂刀淡淡道:“人走大漠不可远离水源,这里是条枯涸的河道,不远处可见断树残木,咱们自是要循着此地走了。”
  贺捷将信将疑,微微点头。
  忽听狂刀一声吆喝:“看前面!”
  众人都有些倦了,闻声齐齐一惊。却见沉暗的前方,天宇与大漠交接之处,忽然现出一条幽红的暗线。
  “是大漠日出!”
  贺捷的话音未落,那一线幽红已箭一般蹿满了沙漠尽头,跟着化作粗重的紫红色。
  此时万籁俱寂,墨染的苍穹上只有几点疏星闪烁,但这道迅速膨胀的紫红,却刹那间将那无尽的荒凉剌破了。
  一弯闪亮的彤色旭日已喷薄而出。肃穆,庄严,恢宏……这是一种难言的博大之美。雷默不由仰天一声长啸:“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眼中竟滚出了热泪。
  元雅心内也是百感交集。太阳终于升起来了,这可怖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天明之后,再行了没多远,日头便变得热辣起来。日光照在无边无际的大漠上,映出万点跳跃的黄光,沙面上开始散出热腾腾的气息。
  苦撑着行到快晌午了,贺捷看那太阳光毒辣辣地直刺下来,才喝令在枯木下休息。
  那是几棵枯死了不知多少年的胡杨树,兀自扭曲着强韧的枝杈伸向天空,遮挡出一片片细小得可冷的树阴。贺捷扶着元雅在树阴下坐了,苦笑道:“再向前行,怕是连这样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众人一夜未睡,也都倦极了,忙解开水囊饭袋,分食干粮。
  狂刀忽觉有—道目光正幽幽地望着自己,忙侧头望去,见正是顾明珍。顾明珍和他眼神一撞,玉颊生红,忙慌乱地垂下秀眸,在地上拂了拂,便耍倒卧安歇。
  狂刀却走了过去,低声道:“小妹!”
  顾明珍“啊”了一声,脸颊更红,竟不敢看他,垂首道:“大哥,怎么了?”
  狂刀蹲下身子,将她拉了起来,道:“白日时,大漠中沙面酷热,卧睡会失水伤身,只能坐着安歇。”
  “多谢大哥了。”顾明珍飞快地扫了他一眼,忙背靠大树坐好。
  众人便都坐在树下休息。雷默则独自走开,在远处的一株枯木下坐定。
  纵目远望,大漠莽莽,天空如刚洗过的蓝宝石般晶莹剔透,远天的云彩如城如山,一直垂到地面。雷默的心登时一空,将古琴平放膝头,十指虚画着,却不弹出一丝琴音。
  一身白衣的昙澄却缓步走来:“雷公子为何虚弹不奏?”
  “雷家一直将琴道和武学交互参透,本门自古相传有一名为‘不息天音’的琴道绝学,可惜几十年来,从无一名弟子悟透。”雷默纵目远眺着大漠尽头,“来到这里,我才知天地之广大无垠,忽然明白了‘大音希声’的道理。”
  “就如这枯树,已死了百十年了,但在天地眼中,不过刚刚死去。”县澄轻拍着那干枯的老树,“万物方生方死,方死方生,这就是道家所说的‘不息’!所以你看到大漠日出时,曾流出热泪,想必已悟出了阴阳转换、生生不恩之道。”
  雷默望向他深邃澄湛的双眸,叹道:“小弟还差得远呢。法师竞能学贯佛道两家,实在佩服。不知法师为何到了这里?”
  “你在苦修‘不息天音’,我则在日日参悟‘毕竟空’。”昙澄长叹道,“我十八岁便修出了‘天视地听’神通。可惜,我始终无法证悟最终的‘毕竟空,境界。”
  “天视地听。”雷默奇道,“就是你招来那场大冰雹的神通吗?”
  “小僧不会呼风唤雨,最多只能感应天地之变,那场风暴只是恰逢其时而已。师尊圆寂前,说我心底有个心结未开,须得到天地最空茫处磨炼心性,打开这心结后,才能悟出‘毕竟空’。所以,我来到了大漠。”
  雷默笑道:“可惜,法师似乎仍未彻悟?”
  “毕竟空,是佛家诸空之王,性空是菩萨行,毕竟空,才是佛行。小僧还在山脚下,不知哪年才能踏临绝顶。”昙澄向他深深一揖,转身走开。
  那边,狂刀独自斜靠在一棵扭曲的枯树上打盹,忽觉脚步细微,他的双眸陡然张开。
  走来的竟是元雅。
  “喂,你过来!”她冷冷地望他一眼,便转身向远处行去。狂刀眉头微蹙,只得起身跟在她身后。
  前方是四根紧靠在一起的怪异枯木,恰好遮住了旁人的视线。元雅吁了口气,无力地靠在枯树上。
  狂刀看她面色惨白,不由低声道:“你怎么了?”
  “这些话,我只能对你说!”元雅盯着他,苍白的脸上全是无助之色,“我……我很害怕!”
  狂刀点点头,苦笑道:“我也怕,到了这一步,谁能不怕!”
  “可我……我却不能让他们看出来我很害怕!”元雅的眼圈红了,她猛地扑入狂刀怀中,呜呜地哭了起来,“我……我才十六岁,我从未想到有一天会这样,我现在怕得要死……
  她的哭声很低,尽力压抑的声音反更显得委屈。一瞬间狂刀觉得心内最刚硬的地方融化了。他轻轻搂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道:“正如你父王所说,你很勇敢。元雅小妹,你很好!”
  “我闭上眼总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可偏偏这不是梦。”元雅还在他怀中颤抖着,“偏偏……我还不能让他们看出我的胆怯!”
  轻拥着怀中一片温香柔弱的身躯,听着她娇弱的啜泣,狂刀心内猛然升起一念,是啊,她才十六岁!忍不住道:“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全力帮你,有我在,便不容摩伽那些恶人欺负你。”
  “多谢了!”元雅仰起脸来,轻轻退开两步,胡乱擦干了泪,苦笑道,“哭一哭,便好受多了。我也只能跟你这木头一样的家伙哭上一哭。在贺老他们跟前,我还得装得刚硬如铁。”
  狂刀听她叫自己为“木头一样的家伙”,不由嘻嘻一笑:“这个忙我很喜欢帮。欢迎随时来找我这根木头。”
  元雅梨花带雨的小脸忽地一红,“呸”了一声:“就这一次。对了,你要发誓,你不会跟他们去说。”
首 页 上一页 13 | 14 | 15 | 16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1)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2)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3)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5)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6)
楼兰
楼兰(2)
楼兰(11)
楼兰(12)
楼兰(13)
楼兰(14)
楼兰(16)
楼兰(17)
楼兰(18)
楼兰(19)
楼兰(20)
楼兰(3)
楼兰(21)
楼兰(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