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5期 作者:王晴川

  “确是如此。”雷默心有所感,黯然道,“想来也便是宿钟巴。”
  狂刀却不解风情地道:“贺老,那西王母的不死神药,到底有是没有?”
  贺捷道:“土生土长的楼兰人都相信不死神药这个传说。听说不死神药的秘密一直在我楼兰国君中代代耳口相传。”
  狂刀的目光不由扫向了元雅,见元雅也正偷望着自己。狂刀不由“扑哧”地一笑。元雅的目光立时变得愤愤然,随即高傲地扭转了头。
  楼兰王宫内,元格正在厉声怒斥着安通:“你这丧心病狂的畜生,枉费了寡人对你多年的眷顾……你竟勾结外贼,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在御医的加紧调护下,元格身上的箭伤已无大碍,但看到安通和摩伽这两个篡逆首恶,他还是禁不住怒火万丈。
  摩伽王子笑吟吟地负手而立,仿佛元格每一句愤愤的怒骂,在他耳中听来,都是对自己最大的褒奖。
  安通则照旧一脸谦卑的笑容:“陛下何必如此呢?老臣只是想辅助陛下尽力治理楼兰罢了。陛下放弃楼兰,全心经营米兰,实为天大之误,已经让陛下失去了楼兰百姓的民心。”
  “住口!”元格怒喝,“楼兰已经不是三十年前那个连接中西的商路要道了,且曰遭风沙侵袭,连水源都日渐窘迫。天变,地变,人也在变,楼兰不得不变!”
  “放弃了楼兰王城,我们还能叫楼兰吗?”安通冷笑起来,“我会让陛下看看,我安通是如何治理楼兰,还楼兰城万代繁华的!”
  “快快收手吧,这时悬崖勒马,还不算晚……”元格摇头嘶吼着,“别忘了你们杀死了大汉使者,大汉这便会派来天兵!”
  “这时候收手,你会放过我们么?”摩伽终于发话了,“别梦想你的大汉天兵了,我们这就传报汉庭,就说使者是你儿子弄死的……啊,对了,不想看看你那不成器的儿子吗?”
  随着摩伽将手一挥,甲士们已将元衡推了进来。
  “父王……”往日傲气十足的元衡这时候只知道丢人地哭泣。
  元格怒喝了一声:“住嘴!”立时惊得元衡住口不言。
  “陛下,请告诉我……”摩伽王子阴森森笑道,“那龙符在哪里?”
  元格冷笑不语。
  “陛下最好告诉我,你一定会告诉我的!”摩伽王子睁大了深邃的双眸,他的眼内似有一股妖异的魔力,正是其精修多年的“魔眼通”奇法,专能惑人心智。
  元格登觉一阵恍惚,口唇翕张,竟嚅嗫道:“在……在元雅手里!”
  “好。”摩伽微笑着,语调愈发低沉,“那元雅小公主,到底去了哪里?”
  元格紧紧蹙眉,拼力摇头挣扎着,却抵不过摩伽诡异的眼神,喘息道:“穿越……黑狱沙海……去轮原!”
  摩伽王子一凛,转头道:“他们竟要穿越黑狱沙海,去轮原?”
  安通惊道:“黑狱沙海是大沙漠,极少有人能穿越那里,而一旦穿越沙海,便能到达大将军滕顺的领地轮原府。龙符在这丫头手上,滕顺借机起兵,我等就永无宁日了……”
  “去轮原的路有多条,但穿越死地黑狱沙海直奔轮原,却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一条!”摩伽背着手在屋内徘徊着,“好在陛下告诉了我!”
  “父王……”元衡看到父亲目光迷离,犹如中魔,惊骇之下,不由嘶声叫起来。
  偏巧这时摩伽若有所思,魔眼通一时效力大减,元衡经得儿子一喊,登时警醒,猛地跳起身来。这魔眼通的邪术极为狠辣,中术者事后虽能被唤醒,但往往神志受创。此时元格突被儿子唤醒,登时如同中魔一般向安通冲来。
  安通看他疯了似的冲到,不由大惊失色,“砰”的一声,脖颈已被元格紧紧揪住。他是文官,贴身护卫的赵从、张卫又不在身边,猝遇急变,下意识地便拔出腰间宝刀割向元格的手腕。
  “不可杀他!”刚踱到不远处的摩伽惊呼一声,忙飞步奔来。安通和元格这时已扭在一处,摩伽回冲得甚急,似有意似无意地竞撞在安通背上。
  一股劲力透人,安通的手竟顺势送出,锋利的宝刀直刺入元格的心窝。
  看到元格软软倒地,安通才惊叫一声,撒手扔刀退开。元衡看到父王惨死,不由嘶声大哭。
  “噤声!”摩伽怒喝道,“再哭一声,我立时送你去见你死鬼老爹!”元衡登时咧嘴呆住,不敢出声。摩伽再摆了摆手,两名甲士立时将元衡押了下去。
  “我……我竟杀了他?”安通这时还惊魂未定。
  “丞相暂请安心!”摩伽王子轻拍他的肩头,“楼兰王的死讯,咱们会紧密封锁消息。只要你我不说,谁知道是你杀了他?眼下最紧要的,一是手持龙符的元雅,一是手握重兵的滕顺!本王要亲自出马去黑狱沙海,追擒元雅,夺回龙符!”
  安通怔怔地点头,不愿让他看出心内的紊乱,咬牙道:“滕顺那里。至关紧要!要即刻派人赶去,传楼兰王的旨意,命他们抓住叛逃的公主……”
  说到这里,安通猛一跺脚:“不,滕顺是老夫的眼中钉,此人最能用兵,迟早是你我心腹大患。趁着此时元格的死讯未泄,我要亲自赶去传旨,趁机斩了他。你借我两干车师劲卒,换上楼兰装束,听我号令而行!”
  “好计策。”摩伽不动声色地笑道,“但你我都出去了,这楼兰王城由谁坐镇?”
  安通冷冷道:“这两年元格常去米兰王城,楼兰王城归我经营已久,城内权贵皆归顺于我,可虑者,唯滕顺一人而已。”
  这片刻之间,安通已盘算清楚,王宫夺权成功后,仍有万机待理,而重中之重,则是威望和兵权。偏这两桩自己都不如意,特别是这两日间,得了摩伽的飞鹰传讯,大批车师铁骑涌入了楼兰王城。长此以往,自己迟早会成为摩伽手中的一个傀儡。
  与其稳稳当当地坐守楼兰王城,不如乘乱直扑轮原,解决了滕顺这个老对头之后,自己便会顺利收服他手中的轮原兵马。那时自己威望激增,更有了兵权,才能真正成为楼兰的新君。
  “很好。”摩伽眼芒一闪,微笑道,“那本王就和丞相兵分两路,丞相去轮原战滕顺,本王去沙海擒元雅,你我都会旗开得胜!”
首 页 上一页 13 | 14 | 15 | 16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2)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3)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4)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5)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6)
楼兰
楼兰(2)
楼兰(11)
楼兰(12)
楼兰(13)
楼兰(15)
楼兰(16)
楼兰(17)
楼兰(18)
楼兰(19)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7)
楼兰(20)
御天鉴·玄门卷(卷三)(8)
楼兰(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