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5期 作者:王晴川

  见他脸上一反常态地现出凄苦之色。元雅的心内不知怎的就是一痛,口边的那几句奚落的话便咽了下去。
  雷默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深深地望了元雅一眼,低叹道:“不管怎样。走黑狱沙海是对的!”
  狂刀叹道:“不错,南走大漠,一来他们意料不到,二来,即便他们追来,大漠深广,双方都觉难熬,对我们反倒是好处。”
  元雅冷哼道:“那你还赖死赖活地不愿来这里?”不知怎的,元雅只觉这人一开口一扬眸,都惹得自己没来由的气恼,只恨不得骂他几句才舒服。
  狂刀瞥了她一眼,却没答话,反对阿大道:“这位老兄,你是哪里人氏?如何来到了这里?”
  阿大露出雪白的牙齿“嘿嘿”一笑,用杂驳不纯的中原话道:“我的国家叫罗马,你们这里喜欢叫大秦。我原是那里的一个黑人奴隶,也做过军士,后来么,便随商队来到楼兰。跟我一样的罗马人,在楼兰有百十个呢!”
  狂刀大是惊奇,随口问起罗马的风土人情。阿大傲然道:“我们那里有伟大的斗兽场,还有伟大的万神殿,哦,瞧这个。”他举起颈下一颗奇异铜像,“这是伟大的太阳神密特拉!瞧,伟大么?”
  “伟大!”狂刀只得点头,“极是伟大!”
  那边,顾明珍低声道:“公主,你别跟狂刀大哥一般见识。他这人啊,心很好,但嘴上往往做出一派凶狠样。”
  元雅道:“我瞧他嘴上心里,都是一般的凶狠。”
  狂刀听后哈哈一笑:“知我者,公主也。明珍小妹子,我跟你说过多次了,老子生来便是恶人!”
  顾明珍垂下了头,轻轻叹道:“大哥,你不是恶人。”
  “贺老。”狂刀却仰头望天,悠悠道,“中原人古老相传的神话中,有一位女神,名为西王母。据说,这西王母的陵寝便在楼兰,便在这黑狱沙海之中。”
  多嘴的无名喜滋滋地接口道:“我们久居楼兰,只知道在这沙海深处长眠着我们一位楼兰的先祖女王,叫做西王母。不知中原的传说中,西王母是怎样的啊?”
  狂刀道:“中原传说,西王母是位美丽而又严厉的女神,居于西方,许多神仙都要听她号令。据说她还有不死神药,当年的嫦娥便是从她那里求来了神药,服食后飞升到月亮上去的……”
  无名是楼兰土人,对王母神药、嫦娥奔月这些中原人耳熟能详的神话全然不知,听到后大觉新鲜,忙细问根源。狂刀却已懒得搭理他。
  “有什么了不起的。”元雅愤愤瞥了眼狂刀,“无名,我来告诉你中原的西王母传说……”
  不知怎的,这位楼兰小公主竟对中原流传的西王母传说颇为熟悉,娓娓述说起来,听得无名和阿大悠然神往。而元雅解说西王母之余,对死气活样的狂刀自然更多了几分气恼。
  贺捷叹道:“在我们楼兰人的传说中,确实有位先祖女王名为西王母。而且。这西王母也有不死神药,据说此药服用后,能使人芳颜永驻。可惜这神药在西王母死后,便不再流传于世。很多楼兰人都相信,在黑狱沙海的中心,西王母的陵寝内,真的有不死神药。”
  雷默沉吟道:“黑狱沙海的中心?”
  贺捷神色一凛:“那地方叫鬼域龙城,又名白龙堆,据说是黑狱沙海中最凶险的地方,西王母便安葬于其中。”
  狂刀忍不住骂道:“真他娘的,她为何将自己埋在大漠中心?”
  元雅“呸”了一声:“第一,她是我们的先祖女王,不许你胡言乱语;第二,她死后是被臣民埋葬的,怎么是自己埋的?真是颠三倒四。”
  “这位先祖女王死于一千年前。”贺老摇头叹道,“当时的鬼域龙城,真的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只是此后沧海桑田,变成了大漠而已。据说,她的陵寝所在有神秘机关,胆敢侵扰女王灵魂安寝之人,必遭到万神诅咒,死无葬身之地。”
  “万神诅咒?”狂刀仍是摇头,冷笑道,“无稽之谈。此时我才明白,你们楼兰先祖确是有位名为西王母的女王,只是给汉人得知后,以讹传讹,竟给敷衍成了中原女仙之首的西王母。可叹可叹,可叹老子却信了,可叹老子当日竟还……”
  听他忽然住口不说,元雅怒视着他,刚要问“你当日怎样”,久久不语的昙澄忽道:“这绝非无稽之谈。中原女仙西王母之原形,只怕真的是楼兰先祖西王母。”
  狂刀道:“大和尚何出此言,莫非你家佛经中记载了此事?”
  昙澄道:“小僧曾看过一本《竹书纪年》的占书,其中载:穆王十七年,王西征,至昆仑丘,见西王母。这位周穆王曾经向两远征,行程十九万里,并亲见西王母。此事应为史实。”
  众人听他引经据典,均觉新鲜。
  昙澄又道:“而《穆天子传》中记载得更加详细,说那周穆王乘坐八骏西巡,曾拜见西王母,并敬献中原礼物。西王母设宴,二入互赠祝福之词。这款待周穆王的两王母,实则不是女仙,而应是一位西方女国君,从地域上看,正该是楼兰的先祖女王。”
  雷默奇道:“法师博览群书,果然见识不凡,但就此便说西王母是楼兰的先祖女王,仍是牵强吧?”
  “雷公子莫急。”昙澄笑道,“《山海经·大荒西经》中也曾记载西王母,说她所居之地在‘流沙之滨’、‘黑水之前’,小僧到了此地才明了,原来这流沙便是大沙漠黑狱沙海,黑水则是楼兰的疏勒河了……由此得知,西王母所居之地应在楼兰。想来古时的楼兰是以女王治国的,中原人不及细辨其各位女王的称号,便将其前后多位女王并称为西王母。”
  “受教了。”雷默叹道,“小弟也读过《穆天子传》,却只记得周穆王和西王母相互间的赠词,远不及法师阐微发幽,细致考据。”
  元雅忽道:“雷先生,那你便念一念他二人的赠词吧!”
  雷默听她忽向自己问话,竟是心神一颤,忙避开她的目光,仰头长吟:“日子久远了,我只记得西王母的词是: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她是思念周穆王,又慨叹山川遥远,追问他能何时再来?”
  “可惜。”元雅忽地幽幽一叹,“那周穆王终究没有再来,是吗?”
首 页 上一页 13 | 14 | 15 | 16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1)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2)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3)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5)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6)
楼兰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7)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8)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9)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0)
御天鉴·玄门卷
御天鉴·玄门卷(2)
御天鉴·玄门卷(3)
青云戟
御天鉴·玄门卷(4)
御天鉴·玄门卷(5)
御天鉴·玄门卷(6)
御天鉴·玄门卷(7)
御天鉴·玄门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