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5期 作者:王晴川

  贺捷摇头苦笑:“少年时的荒唐事,能留下这条命,全仗着西王母的神灵护佑。罢了,公主既然执意要去,老朽只得跟随。”
  元雅长长舒了口气:“大师,你意如何?”
  昙澄淡然道:“在小僧眼内,去哪里都一样。”
  雷默见元雅又望向自己,毫不迟疑地一笑:“你去,我便去!”元雅的双眸一亮,感激地点头。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狂刀。狂刀却忽地站起,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大咧咧道:“咱们就此别过,小弟祝各位旗开得胜!”
  众人都愣住了。贺捷当先赔笑:“狂刀兄弟,你这一身神功……”
  “少拍马屁!”狂刀挥手截住他的话,“穿越黑狱沙海,那是送死!小弟已为你们卖过一回命啦,决不想卖第二回。”
  “大哥。”顾明珍忽地怯生生道,“我要去!”
  狂刀怒睁双眼:“你说什么,你疯了么?”
  顾明珍垂下了头:“爹爹去世前曾说,楼兰王是好人。安通那奸相却是坏人,他若掌权,必会民不聊生。我们受那小吏欺负,都是安通那里上行下效的做派,我不想让安通再祸害楼兰百姓!”
  “为了楼兰百姓?妹子,你好生了得,好生……伟大啊!”狂刀不知说什么是好,竟搬出了阿大口边的常用语,跟着猛一顿足,“少他娘的跟我谈这些空话。不成,老子不让你去!”
  见贺捷满脸苦笑地走上前来,狂刀愤愤地挥着手:“不说啦,小弟出去透口气!”也不理满屋人的尴尬神色,转身大踏步出了殿门。
  “你们稍等,我去劝他。”元雅咬了咬牙,疾步跟出。
  这荒庙外的院落也不大,狂刀手拍着一尊无头神像,怔怔发呆。听得元雅走来,他没有回头,只冷冷道:“请回吧,你救我一次,我救你两次,连本带利都还给你啦。”
  元雅道:“明珍姐姐已出手给我们疗伤,在安通等人眼中,她已犯下重罪。所以她只能跟我们走。还有你,安通会放过你吗?”
  狂刀冷哼一声,没有言语。
  元雅大步走到他身前,直视着他的双眸:“你不是说过么,你会开个价码!”
  “你不懂的事太多。”狂刀烦躁地摆着手,“这家国大事,你一个十六七的黄毛丫头担当不起。听我一句劝,遣散了这些人,你找个僻静地方躲个一年半载,然后再辗转去中原隐居。”
  “我不!正因为不懂,所以我要担当!”元雅执拗地逼视着他,“说吧,你的价码是什么?”
  那双清纯如水的眸子却射出泼辣如火的光芒。狂刀给这目光搅得有些眩晕,眼前不由闪过顾明秀的影子,猛地冷笑道:“很简单,老子想狠狠亲你一口!”
  元雅的雪腮腾地铺满了红霞,咬了咬樱唇,竟踏上了两步:“好,你可不能反悔。”
  狂刀笑得有些邪恶:“放心,老子一直很讲信誉。”
  她忽然有些奇怪,这人的眼神那样凶狠,原以为他要提出干奇百怪的请求,甚至,说不定要自己当场便嫁给他。但没料到,仅仅是亲自己一下。
  “好吧!”她奋力闭上了双眸。
  狂刀忽然粗暴地将她拦腰抱住。
  这火热的拥抱跟第一次在马背上一样,带着奇异的热浪,有力得让她窒息。元雅满面霞色如火,紧闭的哞子上长睫扑闪,连呼吸都紧促无比。
  狂刀却犹豫起来,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元雅那清甜的呼吸和兰麝艘的芳香,娇羞、清净,还有那鸽子样的颤抖,这似曾相识的神色竞也如此酷似。
  双唇即将交接,他看到两行清泪自那紧闭的秀眸中流出。霎时他心底如被重重砍了一刀,猛然放开了她,转身大步走向殿门。
  元雅还在剧烈喘息,颤声道:“喂,你反悔了?”
  狂刀一脚踢开了殿门,冷冷道:“你赢了,老子反正到了哪里都是流血搏命,便随你去吧!”
  夜色已深。
  这山神庙南行近二里,便有一处马市。狂刀命元雅、顾明珍和昙澄在荒庙守候,余人则抹黑了脸孔,自称大漠沙匪“沙里龙”,趁黑而人,盗出了十峰骆驼和六匹骏马,更搜刮了许多水囊食物。
  这群悍匪“沙里龙”在这一带名声极大,官兵莫可奈何,百姓也早惯了。众人乘着茫茫夜色,肆意嘶喊呼喝,果然没什么阻碍。
  元雅见他们带来了这许多骆驼,不由一惊:“咱们只有八个人,为何抢这多骆驼?这也未免太扰民了吧。”
  狂刀翻起白眼道:“不懂便别言语,穿行大漠,每人最少配两峰骆驼。咱们逃命要紧,哪来这么多假慈悲!”
  元雅气得小脸发红,说不出话来。
  贺捷只得咳嗽一声,温言道:“公主说得是,只是眼下万事从权,待平定叛乱,咱们定要好好补偿这家马主。”
  出发之前,贺捷故意带着蒙面的元雅敲开了几个土人的房门,故作神秘地低声询问几条东去的路径,更塞了些铜钱,叮嘱他们万勿外传。
  布好了疑阵之后,一行八人催动坐骑,南下而行,踏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漠。
  其时明月高悬,天宇一片深紫,苍茫的广漠犹如黑沉沉的大海,除了眼前月辉下可见的起伏沙涛,便只有望不到头的黑色,一切都是那么空寂、冷漠而又神秘。
  雷默对大沙漠全不明了,催着骆驼赶上了贺捷,问道:“贺老,夜色清凉,这大沙漠也不如何可怕啊?”
  “雷先生有所不知……”贺捷苦笑道,“穿行大漠,最紧要的便是夜行昼宿,白天烈日苦照,能将人活活晒干的。眼下,咱们才刚入大漠边缘,苦日子在后头呢。”
  雷默问:“穿越这大漠,要走几日?”
  贺捷脸色一沉:“若路径不错,真能活着出去的话,应该得数日时光!”
  狂刀忽地冷哼一声:“若是走错了路,只怕一两个月都出不来!”
  贺捷笑道:“狂刀老弟,听你言语,莫非你进过黑狱沙海,还在里面泡过两月时光?”
  元雅冷笑道:“我才不信他会来过这大沙漠,梦里面吧?”
  狂刀却没还嘴,反而痴痴地道:“梦里,是的,梦里面!”
首 页 上一页 9 | 10 | 11 | 12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1)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2)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3)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5)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6)
楼兰
青云戟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7)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8)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9)
楼兰(2)
楼兰(11)
楼兰(13)
楼兰(14)
楼兰(15)
楼兰(16)
青云戟(2)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0)
楼兰(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