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3年15期 作者:王晴川

  章节一
  四月,暮春的风中难得有些潮意。楼兰王元格站在王宫御花园雕饰华美的玉栏杆处纵目远眺,有些陶醉地狂吸着那抹有些陌生的潮意。
  元格清楚地记得自己六岁的时候,王宫内外的绿色还是郁郁葱葱的,给人一种蓬勃的舒张和润泽,而眼前王宫的草木却稀疏苍老,恰如自己,即将六十岁了,虽然外貌仍威武挺拔,但内里的衰老已经难以遏制了。
  “真的难以扭转吗,楼兰如同那个可怖的传说,会再次回归沙海?”
  想到这里,元格的手就有些颤抖。他无奈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一袭白影上。那是一个白衣僧人,静静地立在御花园西侧的如意亭下。
  楼兰王宫的台榭殿阁大多参照了大汉帝国的庄重风格,细节处又兼有西域的豪放之美。如意亭则飞檐高起,雕梁画栋,纯是中原风范。清风徐来。站在亭内的白衣僧一动不动,恍若一尊玉雕。
  这僧人是元格请来求雨的中原高僧。自人了王宫后,白衣僧就说要禅修七日。但他的禅修很特别,居然是立禅,而且一人禅定,就这样一动不动,至今已整整六日。
  元格每次将目光定在他身上时都凝满敬意:真乃高僧啊。也许,近日楼兰忽然多出的这点潮意,就是这高僧在定中向龙王求来的呢。
  “陛下,大将军腾顺觐见!”
  听得宫女这声禀告,元格才从恍惚中惊醒,蹙眉道:“腾顺竟也赶来了?”
  “父王的六十大寿,镇远大将军又怎能不到?”元格的长子元衡在一旁搭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腾顺奉命镇守西南重镇,本不该仓促回王城的。”元格摇头叹息,“既然来了,就让他进来吧!”
  他有些反感儿子脸上的笑意,那种笑带着贵族青年常见的倨傲和自负,儿子自以为一切尽在其掌握,其实他什么都不懂,这才是最可怕的。
  楼兰国地处丝绸要路,且水土丰美,也因此成了匈奴和大汉王朝的必争之地。在百余年前,经过连绵的恶战之后,楼兰终于成为大汉帝国的西域重镇。
  经历了新朝王莽之乱,汉光武帝重振雄风之后,眼下已是汉明帝之子刘炟继位,轻徭薄赋,励精图治,汉帝国又重现出一派生机。只是,眼下这年号为“建初”的汉帝国已没有了当年武帝时候的霸气,对楼兰的掌控愈发稀松。那边的匈奴则又开始蠢蠢欲动。除此之外,楼兰北边是曾经强盛一时的车师国,西南则是近来声势极盛的于阗。
  夹在大汉、匈奴、车师和于阗这夹缝中的楼兰,日子自然越来越不好过。特别是于阗国近年来左右逢源,比楼兰更用心思地去讨好大汉,成为商道南路中与楼兰争锋的大国。镇远大将军腾顺的职责便是率领重兵防御于阗。
  “你知道,楼兰最缺少的是什么吗?”
  楼兰普通百姓说的多为吐火罗语,但朝廷中人受大汉帝国的多年熏陶,多能说中原话,更有的文臣能引经据典地长篇大论。此时元格说的,便是正统的中原话。
  “最缺少水源,尊贵的父王!”元衡也用汉语作答。
  楼兰王元格还是摇头,目光变得沉甸甸的:“我们最缺少的是人心。”
  “人心?”
  “人心不齐啊!”元格轻踏着王宫的方砖,“这楼兰王城早已衰败,我才命人全心经营米兰王城,这些年米兰城终于兴盛起来了,那才是楼兰的希望。可惜,许多人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元衡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忽然仰头远眺,颤声道:“神僧,那神僧……怎么了?”
  如意亭内,那始终一动不动的白衣僧人这时竟缓缓踏出两步,走出亭外,举目望天。
  元格父子都觉奇怪,元衡忙疾步走过去,见那白衣僧的脸上竟有两行清泪滑落。
  “神僧,你终于出定啦!”元衡奇道,“为何流泪。难道有什么祸事?”
  白衣僧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大凶!”
  此时,楼兰国宰辅安通的府邸内,一间外人决计无法踏足入内的密室中灯火通明,隐隐传出一阵沉郁的琴声。
  楼兰乃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其乐器也都以西域胡乐为主,但这琴声却是正宗的中原瑶琴琴曲,只是曲调略显忧郁。
  神色阴冷的楼兰宰相安通和一位面容高傲的白袍客人并肩而坐,凝神倾听对面一个黑衣青年弹琴。
  “果然是好琴艺啊!”安通懒懒地舒展着肥胖的身躯,“不知摩伽王子从何处搜揽到这等奇人?”
  一身白袍的摩伽王子微笑道:“此人叫雷默,年近三十,乃是中原瑶琴世家雷家的正宗传人。”他一边说一边轻抚着肩头一只形貌凶悍的秃鹰。那秃鹰浑身金羽,目光狰狞,稳稳立在摩伽肩头的软甲上。
  那容貌俊雅的黑衣青年向安通微一颔首,琴声如流水般连绵不绝。
  “好了,雷公子。”摩伽王子轻轻击掌,“请给安通宰相展示一下你的绝技吧!”
  雷默叹息一声,琴声不停,却曲指在琴身上一按,琴尾骤然射出一道乌光将对面的蜡烛打灭。
  “看见了吧。”摩伽王子低笑,“琴中藏箭,箭无虚发,十步之内,防不胜防。”
  安通若有所思地点头一笑。
  “在楼兰王宴请我们的时候,我会让你去抚琴助兴。”摩伽王子盯着雷默,“你见了我手势,立即向楼兰王发箭。注意,不要将他射死。你的箭上已涂有软麻散,他中箭后便会昏厥!”
  琴师雷默不语,俊逸的面孔上涂满忧郁。
  摩伽微笑起来:“如果这件大事一成,你的梦中情人,美丽无双的楼兰小公主元雅就归你啦!”
  雷默凝望着瑶琴,道:“王子此次赶来楼兰,不就是向元雅公主求婚的吗?”
  “我要的不是她。”摩伽王子傲然道,“而是助安通宰相夺取整个楼兰!”
  琴师雷默依旧垂着头,几滴泪却垂落琴弦上。摩伽森然道:“哭什么,你怕了?”
  宰相安通“哼”了一声:“这里已万事俱备。楼兰王宫内都已换成了我们的入。”
  雷默黯然摇着头:“乐,乃天地之精;琴,乃礼乐之首。却被我用来做杀人的暗器,我真是雷家的逆子啊!”
1 | 2 | 3 | 4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1)
楼兰(2)
楼兰(11)
楼兰(12)
楼兰(13)
楼兰(14)
楼兰(15)
楼兰(16)
楼兰(17)
楼兰(18)
楼兰(19)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2)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3)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5)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6)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7)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8)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9)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