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专家:以色列特拉维夫市应急拆弹小组
来源:《轻兵器》2012年13期 作者:毛翔

点击查看大图片集


  位于地中海沿岸的特拉维夫市作为色列经济、社会最为发达的地区,集中了全国1/3的人口、各类工业企业、政府机构以及众多的外国使领馆,这里无疑也成为各类恐怖组织理想的打击目标。
  近年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经常响彻整个特拉维夫市,接着一道冲天的黑烟就会出现在城市上空。当然,随之而来的是呼啸而过的警车及救护车,提醒着市民这座城市又一次遭受到了炸弹袭击。为应对恐怖炸弹袭击事件,特拉维夫市组建了一支应急拆弹小组。在每个疑似发生爆炸的地点,总能看到6、7名身着卡其色裤子、蓝色T恤、全套凯夫拉防爆服的人员忙碌着。他们时而对拆弹机器人进行调试,时而手持仪器对疑似爆炸物进行探测和检查……。这就是特拉维夫市的应急拆弹小组,是处置爆炸物威胁的最后防线。
  专职任务 专业设备
  特拉维夫市应急拆弹小组隶属于特拉维夫市警察局,主要任务是应对整个城市的爆炸恐怖活动及有组织犯罪。近年来,以色列警察当局接到的疑似爆炸物报警数量高达8万余次,其中相当部分来自特拉维夫市,可以说,特拉维夫市警察局的应急拆弹小组随时都处于待命状态。
  考虑到安全原因,特拉维夫市应急拆弹小组的具体人员数量、编制及装备情况仍未向外界公开。目前已知的信息是,他们每次多以小组为单位出动执行拆弹任务,每个小组由6~7人组成,所有人员与装备都由一辆白色面包车搭载。其装备的拆弹设备中,最重要的是以色列自行研制的6轮Hobo机器人。Hobo机器人拥有一支灵活的机械臂,机械臂上搭载一只广角摄像头,操作人员可根据其摄像头实拍的画面对其进行远距离遥控操作。其机械臂上还集成了一支可远距离遥控射击的12号霰弹枪。如果发现高度疑似爆炸物,但又没有更好的拆除方法时,操作人员可遥控发射霰弹枪,对爆炸物的引爆装置进行破坏性射击。
  由于长期处于冲突与战争中,以色列国内的安全形势远比其他国家复杂、危险,这也使拆弹作业成为更日常化的任务。在过去30多年间,以色列警察拆弹部门积累了极为丰富的爆炸物处理经验,并开发出各种技术和战术来应对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爆炸装置。作为全社会应对爆炸恐怖袭击的先锋部门,以色列警察部门还制定了广泛的针对性措施,比如设置遍及全国的监视设备、开展处置可疑物品的全民教育等。这也使以色列人形成了对周围可疑物品非常敏感的特性,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无论对街边无故出现的背包、抑或是公共交通工具内无人认领的鸡蛋盒,都会在第一时间拨打报警电话。
  拆弹行动紧张危险
  由于以色列民众对公共场所内出现的陌生物品具有极高的警惕性,因此恐怖组织也不断变换爆炸物设置手段,比如将爆炸物伪装成垃圾后放置于垃圾桶内,往往比较容易得逞。这类爆炸物,不但由于垃圾桶桶体的遮掩而不容易确定爆炸物的具体类型,而且限制了Hobo机器人的机械臂,难以伸入桶内,处置起来非常麻烦,迫不得已时要先遥控发射Hobo机器人上的霰弹枪来进行初步处理。此时,首先要清理疏散街区民众,并做好防护措施;有时在遥控霰弹枪将掩闭着爆炸物的物体(如垃圾桶)击破后,爆炸物并不会被引爆,还要再利用Hobo机器人对现场进行详细检查。此时拆弹任务中最危险的时刻就来临了,因为暴露出的疑似爆炸物因已被射击很可能处于非常不稳定的状态,此时要完成精细的拆弹工作,仅依靠Hobo机器人是不够的,必须由专业人员抵近作业。
  在一次疑似爆炸物处置任务中,应急拆弹小组面对的是一个垃圾箱内的可疑纸盒。在将纸盒暴露出来后,拆弹人员身着全套厚重的凯夫拉防爆服,头戴球形头盔和高强度透明面罩,携带必备的工具进行拆弹作业。现场拆弹作业非常考验拆弹队员的勇气与经验,通常每个现场作业小组由2人组成,其中1人是主拆弹手,另1名副手跟随在其身侧随时提供帮助。他们虽然都穿戴着各类防护用具,但拆弹过程中一旦发生爆炸,危险性仍然很大。特别是一些恐怖分子为了追求尽可能大的杀伤效果,在炸弹内放置大量铁钉、螺钉等物品,爆炸后这些碎片往往使人当场毙命。
  现场拆弹作业是一项极度危险、紧张的工作,有时拆弹队员要身着防护服长达数小时奋战在一线。精神高度紧张的拆弹作业不仅磨砺着他们的体能,也考验着他们的神经。通常,为了保证队员能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集中,还会在任务过程中为其注射肾上腺素制剂。
  在长期与爆炸物打交道的过程中,特拉维夫市应急拆弹小组最令人沉痛的一次袭击当属1994年10月19日的爆炸事件。当时一名哈马斯分子携带着由20kg军用TNT制成的炸弹搭乘公共汽车,为了强化爆炸效果,炸弹中还混置有大量铁钉、螺栓等碎片。为了不引起周围民众的注意,他将炸弹绑在自己身上并利用宽大的衣物进行掩饰。当天上午8时56分,当他所搭乘的公共汽车途经熙来攘往的商业街区时,他引爆了身上的炸弹,立即就将公共汽车化为一团火球。由于车辆内部空间相对封闭,车窗又由易碎的玻璃构成,巨大的冲击波当即将街区周围变成“地狱”。
  爆炸发生后,以色列军方及警察部门并未立即全面展开搜救行动,因为按照哈马斯的习惯,现场很可能仍存在着第二枚待引爆的炸弹,以对赶赴现场的安全部队造成二次杀伤。当时除有大批警察封闭附近街区外,应急拆弹小组也随同卫生救护人员、消防员一同进入现场。应急拆弹小组在血流成河的街区中努力搜寻着第二枚炸弹的踪迹。但悲剧还是发生了,第二枚炸弹还没有被发现就爆炸了,再次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
  爆炸物制造成本低全天全时应对威胁
  从专业的角度看,很多爆炸装置的成本都非常低廉、易于制造。根据拆弹小组专业人士的介绍,一枚具备基本遥控引爆功能的炸弹,除炸药外,其他电子装置只需要10美元的成本。有经验的爆炸物制造者甚至能用一些家用电器或者电子玩具上的设备组装成起爆装置,而这些爆炸物能在瞬间造成重大的人员、财产损失。
  为了应付这种无处不在的威胁,特拉维夫市应急拆弹小组全天候指派3支拆弹小组在全市进行巡逻。每支小组任务时间约8小时,保持全天全时处置能力。同时,考虑到恐怖分子会不断改进其袭击技术和战术,拆弹小组也须不断地结合任务情况接受最新训练,以保持最佳状态。
  通过他们的努力,在十分严峻的安全形势下,以色列近年来因炸弹袭击而丧生的人数在下降。应急拆弹小组的存在,无疑对于以色列国民增强安全感是极为重要的。
  编辑/王晓西
作者其他作品
城市车辆反恐精英: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 特种反应小组
英军莫西亚机步团阿富汗战记
诺林军械公司ULR0.50英寸大口径狙击步枪
亮点配件:麦格普公司E—Mag弹匣
各国军用标号的发展演进
轻量化标杆:I.C.E. AIR15卡宾枪
西格—绍尔:“高级防御步枪”训练课程
地面作战倍增器:美国海军陆战队空海火力联络连
地面作战倍增器:美国海军陆战队空海火力联络连(2)
P—09“Easy Duty”手枪
探讨康复医疗景观中的空间组合
CMMG公司MK3型7.62mm战斗卡宾枪
诺林军械公司ULR0.50英寸大口径狙击步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