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车辆反恐精英: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 特种反应小组
来源:《轻兵器》2012年1期 作者:毛翔

点击查看大图片集


  为应对犯罪增长而组建
  北迈阿密海滩市拥有5万余居民,城区面积约5.2平方英里,境内多条州际高速公路交汇,加之北靠墨西哥湾,航运业发达,向来有“南佛罗里达十字路口”之称。然而,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更高的犯罪率,在这种环境下,就需要一支高度专业的警察部队,来应对各种犯罪活动。
  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最早时仅有106名正式警员,在应付严重暴力犯罪以及重大事件时,不得不依赖周边城市警察快速反应部队的支援,但到1980年代初,由于当时整个大迈阿密地区的犯罪、暴力事件日益增长,周边城市警务部门的快速反应部队对自己辖区内的重大犯罪事件都应接不暇,无暇兼顾北迈阿密海滩市。于是在1983年,以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为基础,成立了特种反应小组(SRT)。
  北迈阿密海滩市SRT任务明确,就是对辖区内巡警无力处理的犯罪行为,特别是以公共交通工具为目标的恐怖行动,进行第一时间的快速反应和处置,具体而言,包括处置犯罪活动、人质劫持事件、要人保护以及其他特殊任务。
  
  虽非全职亦反应迅速
  目前,整个SRT小组包括16名警官,这些警官并非全职,有的日常从事行政管理工作,有的则是警局的秘探。一旦需要SRT小组出动,警局会通过无线电将这些兼职警员召集起来,前往警局指挥总部领取个人战术装具,包括武器、弹药、防护用具等,再到现场执行任务。通常,每名SRT小组成员的标准配备包括1支西格-绍尔P229手枪,1支MP5A2冲锋枪,队长和副队长配备MP5 SD3冲锋枪,破门突击队员则另配有一支贝内利12号霰弹枪;整个小组还配备有2支0.308英寸口径狙击步枪,用于精确射击或反狙击任务。
  SRT小组包括2名狙击手、3名爆破和突击队员(配备破门突入装备以及非致命性弹药)、10名战术突击队员以及1名高度专业的电子专家(负责行动中的队内通信及电子侦听和拦截)。队长或副队长通常由狙击手和战术突击队员担任,前者负责从整体上把握战术行动节奏、指挥控制全局,后者则更注重复杂的室内近距离行动。
  SRT小组的日常出警任务由留守警局指挥总部的队长或副队长轮值发布。考虑到整个小组的兼职性质,为提高出警速度,警局内除1名小组负责人外,通常也会安排4~5名小组其他成员执行日常任务。一旦有出警需要,能在最短时间内派出警力,并根据事态发展和演变,适时召回其他在外执行任务的人员,组成增援小组。
  对于大规模的出警行动,或者事件演变迅速需要加大处置力度时,SRT小组也向周边城市警察局特警小组提出支援请求。由于整个大迈阿密地区交通发达,周边城市的特警快速反应小组都能在1小时、甚至几十分钟到达现场,大大提升了整个地区的处突和应变能力。当然,北迈阿密海滩市的SRT小组在周边需要时,也会前往增援。
  在常规情况下,SRT小组的出警频率较高,其中大部分任务都与反毒品、处置持枪抢劫等行动相关。
  
  高标准选拔 严要求训练
  SRT小组在人员选拔与训练方面与美国其他大多数特警力量并无太大区别,惟一不同的是,由于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局规模较小,人员挑选范围有限,加之小组又是兼职的组织形式,使其训练和行动表现出鲜明的特点。
  SRT小组成员的选拔通常在警局范围内进行,也有少量队员来自军方的退役人员,他们凭借过硬的战斗素质和优秀的服役纪录成为SRT队员。
  申请加入SRT小组的成员都必须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筛选和训练考核,全部通过后才能正式成为SRT队员。首先是体能考核,申请者的体能训练时间由其自行掌握,但从提出申请到开始考核通常不超过3周,因此很多想要加入的警员一直坚持严格训练,待基本能达到标准后才提出申请。体能考核的内容是以20kg全套行动装具的负重,在7分钟内完成2次400m穿越障碍跑。在完成初步体能考核后,接下来就是轻武器射击、驾驶、格斗、近距离行动战术以及爆炸物处理等一系列训练课程及考核。这些都通过后,才能正式成为SRT成员。
  为保持小组成员的行动能力,每个月进行两次集体训练。训练日程通常安排在月初和月底,月初的集体训练内容涵盖各类特种战术,以及各编组队员间遂行战术时的磨合与配合训练;而月底的集体训练则集中于枪械射击能力方面,除了小组标配的各种枪械外,还要求队员们熟悉掌握黑帮惯常使用的各种自制、走私枪械或经改装的枪械。除两次集体训练外,小组成员还要结合自身日常担负的警务,自行选择训练时间完成相关训练。
  
  任务重心的确立
  2001年9月11日,基地组织在美国发起的大规模恐怖主义袭击,犹如警钟敲醒了每一个美国人,联邦执法力量和警察部门对此感触犹深。多年以来,与各种犯罪行为斗争的警察部门并未将恐怖主义看作无法制服的附骨之蛆,即便1990年代初世贸大楼第一次遭受爆炸袭击,甚至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的爆炸案,都仅仅被看作是恐怖主义的个案。但9·11事件彻底改变了执法部门的这一认识,恐怖袭击不再是偶尔爆发的事件,而是随时可能会爆发在美国本土的巨大威胁。
  南佛罗里达地区的执法力量,特别是大迈阿密地区所辖的各警察局,也是从那时第一次意识到他们的任务重心必须要有所改变。事实上,9·11事件之后,全美的警察局及执法部门就已处于反恐战争的前沿。
  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的SRT小组虽然人数相对较少,无法与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的特警队相比,但他们也投入了相当的资源和时间进行相关方面的专业训练。整个大迈阿密辖区内的所有特警部队自9·11事件后就把精力放在大规模区域反恐演练方面,根据辖区内中小城市较多的特点,安排各市的反恐特警部队各应对一类反恐行动和战术,同时分批派出警官赴军方和反恐执法部门学习各类反恐战术。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主要针对的是处理以公共交通工具为目标的恐怖行动,比如汽车人质劫持等。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的SRT小组大量借鉴以色列城市反恐行动的经验,特别针对交通工具内的人质劫持事件进行了大量训练。
  
  车辆反恐突击行动战术
  在公共交通工具,比如地铁或公共汽车上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都具有内部空间狭窄、人员密集、目标混杂的特点,情况变换也非常迅速,很多时候成败就在毫厘之间,因此在国际特警界也将这类突击行动称为“狭窄管状空间行动”。在这类行动中,车内的恐怖分子通常占据主动优势,而车体四周由整块防碎玻璃窗组成,由于反光及视野等原因,在同等光照条件下,从车内向外观测远比从车外向里看要容易。也许,惟一的死角来自车体后部,因为后车窗位置较高,车内人员从此处观察视野较为狭窄,存在观察死角——而这一位置恰是可供突击力量接近车辆并伺机发起攻击的最佳位置。此外,被劫持的车辆是否处于运动当中也很重要,如果一辆汽车在行驶途中被劫持,那么首先要想办法迫使其停下来,否则再精妙的战术也无从谈起。
  就拿公交车辆来说,对其突击首先是隐蔽接近,这样可以使行动保持最大的突然性。快速掌握车内局势及突入时机也非常重要,有时同一套突击战术之所以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就在于细节的处理。通常从后部接近车辆时,可以利用车底或伏下身体利用公交车的观察死角接近预定突入口。通常选取两个以上突入口,比如车辆前部的车门,中部的紧急出口,以及正面或另一侧面的车窗。这一过程中,对车体形势的掌握以及战术手语沟通非常重要,总体原则就是防止打草惊蛇。应在车辆附近多个角度隐蔽部署狙击手,利用瞄准镜观测车内状况后,再通过无线电向突击小组通报。抓住时机开始突击时,各小组行动的同步程度非常重要,最理想的状况是狙击手射击的枪声与突击小组突入车辆的响声完全重合。破坏车门或车体结构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现在大多数客车车门都很牢固,一定要利用有效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撬开,像2010年发生在菲律宾的香港游客在客车上被劫持的事件中,菲特警行动小组用撬杆开门的方式,早已被指责为极端业余,现在更常用的办法是用炸药定向爆破,至于车体其他部位的突入,大多也采用这一方法。打开通路后,首名突击上车的队员应以最快的速度制服或击毙车内位置最显著的劫持者,接着后继人员上车,并按事先的分工制服或击毙残余劫持分子,所有动作几乎在数秒内完成。在整个行动中,突击的时机选定也非常重要,因为随着劫持事件的拖延,劫持分子的精神和体力都在下降,情绪上也愈加烦躁,处置行动越拖到最后,越不易判断劫持分子的企图,故而只要下定决心后就应尽快实施突击行动。
  城市车辆反恐行动之所以被誉为最危险的行动,就在于车上人质和劫持者混杂,有时劫持者混在乘客之中,令初期较顺利的行动在最后一刻功败垂成,因此往往需要大量警力在制服或击毙明显的劫持者后,迅速上车疏散人质,同时进行甄别。根据以色列的城市车辆反恐经验表明,从车上制服并押解下车的人员,只要未验明正身、确认人质身份,就仍需将其视作威胁。
  根据现在全美的反恐形势,车辆反恐突击越来越受到重视,北迈阿密海滩市警察局的SRT小组显然时刻准备着……
  编辑/王晓西
  
作者其他作品
拆弹专家:以色列特拉维夫市应急拆弹小组
轻量化标杆:I.C.E. AIR15卡宾枪
英军莫西亚机步团阿富汗战记
亮点配件:麦格普公司E—Mag弹匣
西格—绍尔:“高级防御步枪”训练课程
各国军用标号的发展演进
地面作战倍增器:美国海军陆战队空海火力联络连
诺林军械公司ULR0.50英寸大口径狙击步枪
地面作战倍增器:美国海军陆战队空海火力联络连(2)
P—09“Easy Duty”手枪
诺林军械公司ULR0.50英寸大口径狙击步枪(2)
探讨康复医疗景观中的空间组合
CMMG公司MK3型7.62mm战斗卡宾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