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鉴·玄门卷(卷四)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5年8期 作者:王晴川

  “周老头,你的摩云十三盘最多练通了七八盘吧?”女郎却冷冷摇头,“跟你动手,纯是耽误工夫!”
  周冀被她随口一语说破功底,笑容陡然凝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三人的脸色都颇为难看。周冀是三山九派之一的大掌门,来头更大的红脸汉子霍炽是逍遥门“魔宗五旁”中最为神秘莫测的赤火宗四大高手之一。而老僧万真在江湖上虽然声名不显,实则却是号称“一通百通,万法神通”的大云宗掌教万通国师的师弟,委实修为深湛。
  这三人都是一派宗师的身份,寻常江湖人物见了,都要毕恭毕敬,不想这女郎言语间简直将三人视若无物。最可怕的是适才霍炽跟她过了数招,大败亏输不说,三人谁也没看出人家的武功路数。
  女郎冷冷扫视三人:“谷内诡奇万分,相传镇源真人在阵内布下多重禁制和法阵,你们那点见识,应付得来么?”
  她看起来年纪不大,偏偏说出的话老气横秋,口气大得惊人。周冀和霍炽都望向老僧万真,显是三人中以他为首。
  “看来姑娘是有备而来,如此甚好,我等欢迎之至!”万真目光闪烁,缓缓道,“可惜,乾天丹只有一粒!”
  “那就有缘者得之,到了谷下,一切都看缘法!”女郎淡淡答道,“你们三个人呢,怕什么!”
  “姑娘当真爽快!”万真眯起了双眼,“不过,既要同去出生入死,我等却还不知你是何许人也,更没见过你的真面目!”
  “真面目!”那女郎呵呵一笑,“好吧!”随手掀开了帷帽,现出一张白皙的脸孔。
  李泠不由一个激灵,但觉这张脸孔雪白如纸,虽然五官还算精致,却没有一丝生气,让人看上一眼,便有些不寒而栗,这张面皮一现,竟衬得那双美眸都没了神采。
  “小兄弟别怕!”周冀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头,“这位姐姐出身魔宗,想必修炼过千易术,那张脸是假面皮!”
  这句话看似是安慰李泠,实则却是讥讽那女郎仍是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李泠不由想到那神秘莫测的水通玄,同是魔宗武功,同样的易容乔装,心内不由一动:看来魔宗的人都这么神秘莫测,水先生那功夫不知是否也是千易术。
  “周老头,你哪来这多废话。”女郎冷冷扫了眼周冀,“本姑娘姓谷,单名一个丹字,呵呵,正是乾天丹之丹,看来我和这乾天丹缘分不浅啊!”
  谷……丹!李泠将这名字在心内打了转,嘿嘿,这女子连面皮都是假的,名字自然是信手拈来了,想必是她要采那乾天丹,便取名为丹,图个好彩头!
  周冀三人还在沉吟,谷丹已一挥玉手:“唠叨了这许多废话,我们抓紧进谷吧,此地乃是自在玄门的禁地,若是给那些道士们知晓了,只怕有些麻烦!”
  万真点点头:“进谷!”话一出口,心底登觉有些别扭,她说走便走,如此一来,岂不让这女子成了我们的首领?
  众人迈步待行,谷丹忽地一指李泠:“慢着,谷下大是凶险,这小孩跟着作甚?”
  周冀脸色一僵,咳嗽一声,干笑道:“姑娘有所不知,这位小友是自愿去的,他自有要事去办……”
  霍炽已不耐烦地叫道:“你黄毛丫头知道什么,这小孩必得进谷……”
  哪知李泠忽地叫道:“谁说的,我这会倒是懒得进谷了。”
  一语出口,霍炽三人尽数一惊。原来李泠听得周、霍二人的话,又想到三人刚见面时的言语,心内霎时一动:这三个家伙下遁龙渊去取什么灵丹,为何偏要带上小爷我同去?不知他们有何图谋,但决计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求药之心甚坚,早已打定主意入谷,但这时看到霍炽三人急迫的眼神,反要戏耍他们一番。
  “小友。”周冀忙道,“你不是要去取什么龙魄芝么,怎的变了主意?”
  李泠懒懒地叹了口气:“其实我采摘那龙魄芝,只是想拿来卖了还账。那几日跟师兄们赌钱,输了个一塌糊涂,他们日日追我的赌债,我才想出进遁龙渊取药这一下策。眼下么,我却想,不过是三贯铜钱,费心费力地冒险一趟,大不合算……”
  周冀一愣,只得皱着眉头劝解:“赌场上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之事,你去取芝卖钱,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啊……”
  李泠连连摇头:“这位姐姐说谷下很是凶险,那就极不合算了。除非你周先生大仁大义,先送我二百文压惊钱,我便随你去。”
  周冀急着进谷,只得伸手入怀,摸出了几串铜钱,扔到李泠怀中,叫道:“都给你!”
  李泠掂了掂钱,笑道:“不少啊,其他人呢,每人二百文啊!” 霍炽又惊又怒:“臭小子,你当真要找死么?”
  “你叫唤什么,拿压惊钱来。”李泠翻起了白眼,“没钱,老子不去!老和尚,还有你的压惊钱……这位假面姐姐的钱么,我大人大量,便一手免啦!”
  霍炽眼芒喷火,怒道:“老子先宰了你!”
  李泠大叫道:“大胡子见财起意,要打劫啦。”滑若游鱼般地钻到谷丹身后。
  万真喝住了同伴:“霍炽!给几串钱,也是应该的。”自怀中摸出几串铜钱,扔了过去,“小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
  “当真不少!”李泠笑嘻嘻道,“六百文大钱啊,早知找你们每人要上两贯才好,三个人便是六贯,哈哈,您三位的价码,正好够在长安买一头驴的!”
  谷丹早已看出李泠在捉弄三人,听他将那三人比作一头驴,不由发出一声轻笑。
  霍炽愤愤骂道:“小东西,你再敢啰唆一句,老子立时宰了你,快走!”
  李泠笑嘻嘻地将钱塞入怀中。他自幼随义父闯荡江湖,紧巴巴的日子练就了精打细算的“敛财”之能。当日在青原庄内以故事为手段,力助薛牛子,那不过是牛刀小试,在游心观内多日,面对众师兄,他不好意思施展这门奇能,今日终于痛痛快快地进账六百文钱。
  “喂,小滑头。”谷丹淡淡道,“你骗钱的本事不错,但为了这点钱下去送命,大不值得。若听我的,这便拿了钱去吧。”
  李泠一愣,霍炽等三人却又惊又怒,众人的目光全射在她身上。谷丹那张假面上看不出丝毫神色,只是冷冷吐出几个字:“放心,你若要走,我担保,他们奈何你不得。”
首 页 1 | 2 | 3 | 4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楼兰
楼兰(2)
楼兰(11)
楼兰(12)
楼兰(13)
楼兰(1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1)
楼兰(15)
楼兰(16)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12)
楼兰(17)
楼兰(18)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3)
楼兰(19)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4)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5)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6)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7)
楼兰(20)
御天鉴·玄门卷(卷四)(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