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龙里
来源:《今古传奇·武侠版》2012年31期 作者:蓝色狮

  天才蒙蒙亮,阿落弯腰在布鞋上仔细地缠上几道麻绳,以此来防滑,然后背上竹篓轻手轻脚地往外走。屋内,煮好的粟米粥焖在草编筐内,细仔娘便是起得迟些,也有热粥喝。
  雾气弥漫在山林中。
  此地小镇名唤锁龙里,三面环山,其中南面湿气最重,山路滑溜最不好走,却也是稠膏簟生长最多的地方。
  阿落一步一步慢慢走着,拨开雾气,看见初生的稠膏簟星星点点含羞带怯地分布在石缝间,珠圆玉润,个头与形状像极了鸽卵。她小心地摘采下来,放人竹篓中,唯恐碰掉了菌盖、挠破了菌柄。稠膏簟最怕伤筋动骨,一破皮儿就腥了,那汤可就失了味。
  走不多时,忽地听见林中传来一阵啸声,清冽悠长。她吃了一惊,刹住脚步,双目紧张地往雾中观望……
  这叫声非虎非豹,非狼非豺。
  莫非是什么异兽?也不知能不能吃?
  阿落思量着,拔出腰间竹刀,紧握在手中。
  又是一声长啸传来!
  她循着声小心翼翼地往前行去。
  行了一段,雾气渐薄,影影绰绰中能看见前方林中空地上有一条人影腾挪飞纵,手中雪亮银鞭如龙如虹,她所听见的啸声正是这银鞭的破空之音。
  阿落不敢再近前,将身子半藏到一株槐树后头,好奇地张望着——
  空地上的薄雾被银鞭撕扯得七零八落,那人打着赤膊,而直直撞入她眼中的却是那身色彩鲜艳的锦簇纹绣,自他肩膀胳膊铺陈而下,消失在腰际。那般惊人心魄的绚烂,恰似片片桃花花开未落,繁华一世,压尽人间……
  阿落怔怔站在原地,看得呆了。
  那人似有所感,手腕轻抖,银鞭自阿落头顶呼啸而过,碎叶纷纷落下,兜头兜脸地罩了她一身。
  “呸呸呸……”阿落从口中往外吐树叶碎片,又手忙脚乱地掸去身上头上的碎叶,再抬头时,那人已经站到她身前一丈之内。
  “……你是谁?”她死盯住他的脸,这是为了不让自己的目光过分留恋他身上的纹绣。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五官轮廓清晰,仿佛是画中人。
  那人冷漠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没有回答她的话,转身离开,转瞬便出了她的视野。
  林间回复平静,除了鸟鸣声外,再听不见其他声响,薄纱般的雾气复又弥漫回来,仿佛方才出现的人只是幻梦。
  阿落“呸”地吐出口中最后一片碎叶,疑惑地皱皱眉头,转身接着去采稠膏簟。
  刀“咚咚咚”在案板上飞快地切着,将擀得薄薄的面皮切成细细的面条。
  阿落搁下刀,拿起面条两端,干脆利落地一抖,生面条抖落如细密雨线。
  面条下人大锅,旁边的海碗里同时浇入独家秘制的浓鲜酱汁。
  “阿落姑娘,先来一碟子酱牛肉,然后下两碗面,卧上鸡蛋。”桌子上有客人喊道。
  “马上就来!”
  阿落眼睛未抬,听出来者是本镇周捕头,便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这周捕头十顿有八顿是赊账,且还账之日遥遥无期,着实不是让人待见的好主顾。心中虽不满,她口中却是连声应了,将酱牛肉切片摆碟送过去。
  “哎呀!这么少!”周捕头嫌弃道,“这点怎么够。”
  闻言,阿落的火气便有点往上冒——如何切片和摆碟才能让酱牛肉看上去显得又多又厚,对此她很是下过一番苦功,坚信绝对不会有客人嫌肉少,再者说,周捕头天天在这里白吃白喝,居然还敢嫌东嫌西!
  她僵着笑正待分辩两句,一抬眼,这才看见周捕头旁边还有一位约摸二十来岁的青年,也穿着捕快的衣裳,眉如远山,目如寒星。
  “你是……”她一时忘了要说什么,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周捕头忙介绍道:“这位是新来的宋越宋捕头,京城来的!”他将“京城”俩字拔高了两个调,这位宋捕头的脸色却毫无变化。
  京城来的!
  阿落打量着宋捕头那身捕快衣裳,满脑子却都是他不穿衣裳的模样,面皮不由自主地红了红。
  这位年轻得有些过头的宋捕头抬目瞥了她一眼,阿落还来不及说话,便听见另外一桌又有客人高声喊她:“店家!再加两碟子牛肉,须得浇上辣子才好!”
  阿落忙赶着去切牛肉,周捕头继续朝宋越侃侃而谈:“此地自然是比不得京城,但胜在民风淳朴。虽不能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但鸡鸣狗盗之事却是少之又少,咱们当捕快也胜在清闲……”
  桌子下有只小野猫钻来钻去,时而仰头朝着食客喵喵叫。宋越一面听周捕头说话,一面心不在焉地挟了片牛肉去喂猫。
  到了下午摊子上卖茶水的时候,阿落便听说了宋越的来历:宋越原是京城六扇门的捕快,手中一柄凤啸鞭使得是出神入化。按理说他有这般身手,且正值盛年,该是大展宏图之时才对,却不知在京城里头得罪了何等人物,被贬到此处来当个小小捕快。
  难怪那身花绣这般好看,银鞭舞得也好,她知道他绝非寻常人等,竟不料是六扇门的人。
  这些官府中人,还是少打交道为好。想到此处,阿落晃晃脑袋,揪着面团算了算日子,今日是初五,锁龙里每月初十有一次赶大集,货郎张大哥估摸着初六或初七来。此时正值初秋,稠膏簟初长,摘采来,洗去泥,用开水烫一下,加上精盐,再浇上黄酒,用小火慢炖,味道自是再好不过的。她思量着,好好炖一锅汤,请张大哥多尝尝她的手艺,说不定他会觉得能娶到她是个福分,嫁妆短些也不计较了。
  几日光景平平滑过,到了初八,阿落没见到货郎张大哥,却瞧见一位虬髯者担着货郎挑子,那挑子上的桃木有块月牙形疙瘩,极好辨认,正是张大哥的挑子。
  “这挑子不是张大哥的么?他怎么没来?”她放下鸡丝面,朝虬髯者奇道。
  虬髯者似未料到她认得这挑子,愣了下道:“嗯,他不做了,把挑子盘给我了。”
  “不做了?”阿落又是失落又是奇怪,追问道,“为何不做了?上月他还说会有西域香料带来,怎么突然就不做了?”
  虬髯者不耐烦起来,作势欲摔筷子:“你这婆娘好生啰嗦。我怎知道这些?到底让不让人吃面!”
  “你吃便是了……”
  阿落不好再问,只得讪讪而归,站在锅旁下面,不时地瞟一眼那位虬髯者。正巧看见周捕头和宋捕头挎着刀经过摊前,阿落正迟疑着,便看见宋越转头往面摊上淡淡扫了一眼,只是脚步未做任何停留。
1 | 2 | 3 | 4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锁龙里(2)
锁龙里(3)
锁龙里(4)
《月魄在天》缘起……
灵犀2
灵犀
锁龙里(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