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江青重名的日子
来源:《看天下》2013年12期 作者:张自言

点击查看大图片集


  “没错,是江青,但不是那个江青。”今年67岁的舞蹈家江青经常需要这样解释自己的名字。和毛泽东夫人江青重名,给她的人生带来种种烦恼,而她的确也和“那个江青”从事过同样的职业:电影演员。我们面前的“这个”江青在红色教育里长大,经历了由电影明星到现代舞先驱的跌宕人生,但她的声名长久以来不得不被“另一个江青”所覆盖,直到最近她的自传《江青的往事往时往思》出版,这段因重名而不一样的人生经历,才首度在大陆公开。

“江青同志”与“江青小姐”


  她原本叫“江独青”,1946年在北京的腊月里出生。那个“独”字后来被拿掉,是一家人“追求进步”的结果。
  江青上小学时,正值“思想教育”层出不穷的1950年代,老师反复在班会上教导,要斩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毒草,这时她的名字便显出“不先进”来——“独”字,背后是独自、独霸、独断,没有一个是社会主义美德。江青的母亲虽不是党员,却是积极的民革成员,为了表明“自我改造”的决心,将她改名为“江青”。派出所专门派人来了解改名的原委,听了解释后大加赞许:“‘思想改造’工作做得彻底。”
  “江独青”就这样变成了“江青”,有意味的是,当时,就连派出所的干部,也没意识到这与毛泽东的夫人重名。1962年江青到香港探亲,阴错阳差留了下来,因被李翰祥发掘而开始电影生涯。1963年她要去台湾拍戏,持香港身份证申请台湾签证,被问到:“为什么偏偏要用江青做艺名?”这时她才知道,毛泽东夫人也叫江青:“在北京做学生时只知道她本姓李,当年从影的艺名是‘蓝苹’。”
1、作为当红女明星,江青摄于台湾乌来的月历照(柯锡杰/图)

  这一年,17岁的江青用本名演电影,首部作品《七仙女》在台湾打破了国片的票房纪录。此时,那位改名“江青”的前演员李云鹤则正在北京举办“戏曲工作座谈会”,开始推动现代京剧的改革。
  那几年港台和东南亚盛行“黄梅调电影”,把传统戏曲搬上大银幕,让俊男美女演出,专业黄梅调演员配唱,演员江青也在这股潮流中主演了《状元及第》和《玉堂春》;大陆则在毛夫人江青指导下舍弃了传统戏,大排“创造英雄人物形象”的现代京剧,最终只留给全国观众八套样板戏。
  演员江青在台湾越来越红。1966年,她主演了当时最大制作的国语电影《西施》,盛名之下忽然选择与当时默默无闻的学生歌手刘家昌闪电结婚,震惊港台。1967年,江青以电影《几度夕阳红》赢得第五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这两年间,大陆的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毛夫人江青任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第一副组长、解放军文革小组顾问,正逐步走向权力的巅峰。
  政治和电影话题里都频频出现“江青”,但当时台湾的报禁还未开放,“江青”是“敏感词”,小心翼翼的台湾报纸每次在影剧版提到“江青”时,会用特号字把这两个字特意区分出来。报纸里也会说“这岸江青”、“对岸江青”,后来又用称谓来区分,毛夫人江青是“江青同志”,电影演员江青则是“江青小姐”。
  有时甚至连江青自己都会产生身份的错位。1967年台湾电影金马奖揭晓当天,江青在朋友家做客,新闻播报中提及“江青”二字——由于那段时间有关“对岸江青”的新闻特别多,“这岸江青”便没有留意听,直到朋友家的门铃响了,开门后涌入一群前来祝贺的人,她才意识到刚刚那条新闻说的是:江青拿到了金马奖。

“毅然改名”


  1970年,电影明星江青婚姻失败,结束影坛生涯投入舞蹈事业,不再是媒体追逐的热点。文革结束后,阔别家乡已久的她第一时间申请回大陆探亲,却始终没有回音,她私下打听才知道:又是名字惹的祸。
  此时江青正与瑞典学者比雷尔·彭贝克交往,彭贝克受邀去中国大陆讲学,江青立刻和他领了结婚证书,在名字后加上夫姓,以“青·彭贝克”的身份,顺利入境大陆。江青已在国际舞坛闯出名堂,她回国,国内的舞蹈杂志报道了一则小消息:“美籍华裔舞蹈家彭贝克夫人访华”。没有人敢提她的本名。
2、1966年,江青主演当时最大制作的国语电影《西施》
3、1967年,江青以《几度夕阳红》一片获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4、1964年,江青在台北淡水海滨

  回国了,江青才知道自己在“文革”期间早已被定为罪人。由于她1962年赴港探亲没有按时归校(当时她是北京舞蹈学校的学生),滞留香港,被定性为“叛国投敌”,而这样一个人竟敢和“伟大领袖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同志、爱人江青”同名,更是罪上加罪。她的三姨因为“帮外甥女改名”,不断遭到拷打辱骂:“胆大包天,没有自知之明,你外甥女是国家叛徒,有哪一点配用江青这个名字?你居心何在?”批斗者甚至将一痰盂的秽物直接扣在三姨头上。
  在母校,江青则是最“臭名昭著”的学生。1960年代,有人把她的明星照片在学校里张贴,学生们都知道这个和毛夫人同名的江青“叛逃”去了香港,又去了“反动大本营”台湾,学校里但凡有政治运动,第一个要批斗的就是她。“虽然我人早就离校,但仍‘阴魂不散’,比我低十几届的学生都知道我的臭名。”校长陈锦清在“文革”期间被打成“走资派”,罪状之一就是她培养出了“叛徒”江青。
  “江青”二字在1970年代末变成了中国人避之不及的政治讳语和心理创伤。舞蹈家江青刚回国时总有人跟她说:“你的名字我叫不出口。”“一想到她心里就别扭。”
  1977年秋,“江青舞蹈团”到巴黎参加“第十五届国际艺术节”,中国大使馆官员也去观看。他们议论:“早就看到海报上印着‘CHIANG CHING DANCE COMPANY’,原以为是有剧团存心针对中国政府审判江青这件事演讽刺剧。法国推崇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大有人在,判江青死刑,还有人到使馆示威抗议。”
  驻巴黎的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都是第一次看现代舞,不明所以。其中一位如此解读江青的舞蹈《深》:“四个花脸的舞者代表着万恶的‘四人帮’,穿白衣的女主角代表中国人民,口袋状的层层黑色幕布象征了‘文化大革命’。四个花脸在台上滚下去,是‘四人帮’被打倒,白衣女主角拿下面具,代表中国人民重见光明过上了新生活。”江青目瞪口呆。
  1979年下半年,中国舞蹈家协会和北京舞蹈学院邀请江青次年回国演出,但为通过审查,她必须改个名字,最终,陈锦清做主给她“戴了一顶草帽”,变成了“江菁”。
  那次演出后,她看到1980年5月的一篇国内报道中这样写道:“江菁原名江青,恰与‘四人帮’江青一笔不差,故她毅然改名江菁。”“毅然改名”四字,令江青啼笑皆非。
作者其他作品
少东家有钱任性搅混水王思聪放肆点评娱乐圈
少东家有钱任性搅混水王思聪放肆点评娱乐圈(2)
喜剧背后,悲欢人生
美剧中国角色进化论
美剧中国角色进化论(2)
满文军:庆幸不靠谱的人都离我而去
满文军:庆幸不靠谱的人都离我而去(2)
“头巾女神”茜拉马来时尚风向标
女神出没,宅男别哭!
喜剧背后,悲欢人生(2)
FBI特工说:当卧底和干推销员也差不多
女神出没,宅男别哭!(2)
FBI特工说:当卧底和干推销员也差不多(2)
本土女明星如何打造“颂伊Style”
北京胡同耍贫嘴国师PK东北二人转大忽悠国师
本土女明星如何打造“颂伊Style”(2)
北京胡同耍贫嘴国师PK东北二人转大忽悠国师(2)
冯赵掌厨的另一种想象明年春晚都有谁
低龄偶像 隐形江山
低龄偶像 隐形江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