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警察 (第三部)
来源:《当代》2014年4期 作者:程琳

  程琳,男。人民警察。毕业于黑龙江省人民警察学校。曾在公安局技术科、刑警大队、严打办、经侦支队等部门工作。业余时间搞文学创作。在《当代》《收获》《十月》等杂志发表《警察与流氓》《香水》《拘留》《犯罪嫌疑人》《人民警察》等八部长篇小说。多次获公安部金盾文学奖。另有电视剧《一针见血》等七部。

第一章

1


  为迎“奥运”,市里将在工人体育场搞一台《走进林河》大型歌舞晚会,拟邀请一大批各式各样的明星前来。晚会主要由刘庆平出钱。
  陈文给刘庆平打电话问他:“你能把李冰冰请来吗?”
  刘庆平说:“能啊。只要我一个电话,不光李冰冰能来,范冰冰也能来。”
  陈文说:“怪不得菲律宾昨晚刮台风,原来是你给吹的。”
  刘庆平说:“你看你不信。陈哥,我知道你喜欢李冰冰。今天你不给我打电话,我还要给你打呢。我不骗你,今晚,李冰冰还有范冰冰真的能来,你帮我接一下,行吗?”
  陈文说:“行啊。但刘庆平,我可告诉你,她们俩要是不来,我直接把你塞进后备箱里。”
  陈文知道刘庆平这么忽悠,无非是想用用自己的机场关系。他一点没往心里去。所以,当范冰冰和李冰冰晚上真的走下飞机时,陈文完全傻眼了。
  陈文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见到电影明星。突然间近在咫尺,陈文一下子什么都不会了。刘庆平把他介绍完,陈文都没敢贸然去握手。还是两个明星主动和陈文握了手。特别是那个李冰冰握手时,还抠了一下陈文的手心。陈文差点没晕过去。
  陈文与机场关系好,接客人时,他的车可以直接停在飞机的玄梯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上车前,范冰冰小声问刘庆平:“这个陈哥是干什么的?”
  刘庆平指着轿车尾灯下面的一个小标志,“这个奥迪是4.2。整个林河,只有陈哥这一辆。你说陈哥是干什么的!”
  4.2指的是轿车排量,是一汽奥迪刚推出新款A6L时的顶配车型。
  范冰冰异样地看着陈文。李冰冰似乎很懂行,“这个车都快赶上A8贵了。”
  刘庆平说:“这和贵贱没关系,主要是你陈哥级别不够,他坐A8就超标了。”
  李冰冰不明白刘庆平这是在拐着弯抬高陈文。她没往下接茬。范冰冰显然明白,她来到陈文的跟前,无比惊讶地说:“在北京正部级才坐2.4,陈哥,你这都坐4.2了,那你得是什么级啊?”
  范冰冰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似乎陈文才是真正的明星。看着范冰冰贱兮兮的样子,陈文一下子恍然大悟:操,这个范冰冰是假的!

2


  范冰冰是假的,李冰冰当然也是假的。陈文把两个假冰冰送到宾馆后,对刘庆平有点气愤:“老六啊老六,这几年,为什么我不叫你老六,而叫你刘庆平知道吗?我认为老六是你的过去式。你过去就是一个流氓,而现在你刘庆平已经不是了,但是……”
  刘庆平说:“陈哥,你先别但是,你告诉我,你干吗发这么大的火呀?我不就事先没告诉那两个冰冰是假的吗?你至于……”
  陈文说:“你告不告诉我无所谓,刘庆平,你这次玩得可太大了。《走进林河》这台晚会,市里非常重视,将来是要在省台播出的。不说别的,晚会这天全市得来上万人,你说你整来的这两个冰冰,连我一眼都看出是假的,要是在台上,她俩当场被看穿了……”
  陈文没说完,刘庆平哈哈笑了起来。
  陈文说:“笑个屁,你严肃点儿!”
  刘庆平说:“陈哥啊陈哥,你完全误会了,晚会来的明星都是真的。这两个假的跟晚会没关系,她们来只是玩玩,明天一早就坐飞机回去了。”
  陈文不信:“她们来是为了玩玩?”
  刘庆平说:“当然了。你没看她们俩连行李都没带嘛!”
  陈文说:“那她们来玩什么呀?”
  刘庆平没直接回答而是说:“陈哥,刚才你都说了,你不再叫我老六而是叫我刘庆平,说真的,这个事儿,我挺感动……”
  陈文说:“你别感动了,你赶紧说……”
  刘庆平说:“我就想报答报答你。我知道你喜欢冰冰,可陈哥,那个真的冰冰,我实在请不来。实话说吧,就算我花天价把真的冰冰请来了,人家也最多陪你吃个饭照个相而已,你要是想干别的……”
  陈文说:“你那意思,这个假冰冰,就可以……干别的?”
  刘庆平说:“当然了。”
  回来的路上,通过聊天,陈文已经知道,这两个假冰冰虽然不是什么大明星,但也都是艺术学校毕业的。刘庆平说:“穿绿衣服的那个从小搞舞蹈,在全国拿过三等奖。另一个音乐学院毕业的,唱歌老好听了。”
  陈文说:“那你请她们来花了多少钱?”
  刘庆平说:“钱你就不用操心了。李久全已经买单了。今晚,你的任务就是吃好玩好!”

3


  李久全白天在药厂西装革履很像公司的董事长。晚上进了包房,就不太像了。六十来岁,穿了件花衬衣和一条红裤子。他见到陈文毫无避讳地说:“知道你喜欢的是李冰冰,我可高兴了。我和你不一样,我喜欢范冰冰。老弟,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咱俩不犯财,如果你我合伙做买卖,保证能挣大钱。”
  吃饭的地点是在总统套房的客厅里。两个冰冰洗完澡,穿着睡衣。这种吃法,陈文很不适应。两个假冰冰也就二十多岁,如果陈文早要孩子,他的孩子也得这么大了。看着两个假冰冰略带稚气的脸,陈文十分别扭。
  这之前,刘庆平已经把陈文吹到了天上,说陈文是中央首长的私生子。饭刚开始吃,两个冰冰争着和陈文套近乎。两个冰冰是有分工的,一个归陈文,一个归李久全。归陈文的不愿意了,她对李久全喊:“李总啊,你管管她呀,她也太不像话了。吃着碗里的,还看着盆里的。”
  李久全倒不在意。女孩喜欢年轻的很正常。
  这十年,陈文保养得相当好,四十多了,看起来,也就三十多。两个女孩都想跟陈文,李久全能理解。但理解归理解,既然来了也不能光坐着瞅。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李久全把归自己的女孩拉到身边。他伸出肥硕的大手,抚摸着白嫩嫩的小手,认真地忽悠道:“我知道你喜欢年轻的,但我跟你说,我一点都不老。我现在还能做五十个俯卧撑呢。”
1 | 2 | 3 | 4 |  下一页 尾 页
作者其他作品
人民警察 (第三部)(2)
人民警察 (第三部)(11)
人民警察 (第三部)(12)
人民警察 (第三部)(13)
人民警察 (第三部)(14)
人民警察 (第三部)(15)
人民警察 (第三部)(16)
人民警察 (第三部)(17)
人民警察 (第三部)(18)
人民警察 (第三部)(19)
人民警察 (第三部)(20)
人民警察 (第三部)(3)
人民警察 (第三部)(21)
人民警察 (第三部)(22)
人民警察 (第三部)(23)
人民警察 (第三部)(24)
人民警察 (第三部)(25)
人民警察 (第三部)(26)
人民警察 (第三部)(27)
人民警察 (第三部)(28)